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中梵建交熱談中的一天天、一年年

標籤連結: , , , , ,

24 March 2015

【評論】中梵建交熱談中的一天天、一年年

中梵關係多年來如波浪起起伏伏,每當有非法祝聖致使中梵交往歸零後,大家就盼望著能重新出發。本次以教宗方濟各向泱泱大國伸出了橄欖枝而再次熱炒起來,仔細拜讀了詹尼.瓦倫特(Gianni Valente)採訪數位主教的文章,在此結合歷史及自身的認知與諸君交流:

小教友和這幾位主教均認識:和魏主教認識是在二零零五年,記得當時去黑龍江旅遊時知道了魏主教處理祈禱所領證的事情引起了當地主內弟兄姊妹的震動,我還專門寫了封公開信希望眾主內化解在認識層面上的差距,也在他身上看到了聽命的德行。如今在領證的事上我依然願意堅持我的觀點。對於主內弟兄姊妹來說:祈禱所有證、無證不是主要問題,主要是看在祈禱所裡主持彌撒的神職是否堅持「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教會」才是問題的關鍵!若祈禱所裡主持彌撒的神職要「獨立自辦和民主辦教」,主內弟兄姊妹可以本著良心不參與其舉行的聖事。

也曾有大年初一「打飛的」去吉林給他拜年。每次和魏主教見面交談,他均能帶給我很多啟迪,而且他也是一個開放的人,在堅持不逾越底線的基礎上儘量和各方保持溝通——這也是踐行《牧函》的有力佐證。

和韓主教認識就更早了:在我大學時代,他還是蘭州教區的副主教的時候我每周去陳官營教堂參與彌撒就認識他,到後來我姻緣相牽蘭州……對其尊敬有加!到異地工作後他來我處,也是如同接待父母!當時剛好也有天水教區(我的老家)的兩位神職在我處度假。在我家和他面對面溝通後,對他就有了「新的認識」!這個認識伴隨著知道他轟動歐洲的《給朋友們的信》(全文)中所列舉的有些事證不實之後逐漸加深……

現在我儘量躲避回老泰山家,不是我和泰山大人有任何芥蒂,而是儘量回避參與蘭州神職們的彌撒。在韓大人的帶領下蘭州的神職界發生了本質上的變化:從網絡上公開的消息,兩位副主教均「高升」甘肅省愛國會的副主任……神職們為了拿到社保而加入愛國會……小道消息說蘭州現在只有五位神父還沒有「獨立自辦」……即使如此這般,即使他說一套做一套:和同省韓紀德主教主持了天水教區王彌祿主教的退休同時選舉王若翰為署理後,又轉向甘肅省愛國會主任趙建章神父合作並經常共祭;即使他曾說過:教宗本篤十六世的《牧函》無用;即使他面對王若望為天水正權主教的委任狀依然說:任命兩個主教羅馬就是要天水各管各的;即使他認為他所做的工作比省愛國會主任的貢獻還大,時至今日當局還是以神父稱呼他,他尋求當局認可其主教身分的過程中依然還是在路上……

謝主教過年回蘭州,在老泰山家有幸見到。雖然我只有端茶倒水的份,但是謝主教和我們分享他去羅馬拜訪萬民福音部時詢問還身在愛國會的主教就被認可的問題,還歷歷在目……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現在,每逢由某些事件讓中梵間的交流跌入低谷後,中梵建交的事就會在茶餘飯後在信仰圈子內被熱議。當熱議到一定程度,通過媒體的報道知道一些線索,似乎有些眉目的時候,又會被突如其來的「自選自聖」事件將交往打入低谷。然後是周而復始,再重複一遍……這似乎已經成為現階段中梵關係發展的定律……就像電視劇劇情:在平淡中突然就有轉折,在驚喜或困惑中又轉入平淡……突然,又峰迴路轉……但觀眾們始終對劇情的發展抱有探究心理,這或許就是被熱議的原因吧!

不論劇情如何演繹,伴隨著改革開放和世界各國的交往以及互聯網的普及,我們是感受到信仰生活是和以前是有了些許的變化:不論公開與否,信仰生活基本能過!從以前周圍人異樣的眼光看待天主教發展到「有信仰總比沒有信仰好」的評語;從八十年代初普遍的觸動公權力搜捕到現在僅在個別地區時有發生;教會內一部分人士從咒駡教宗要和他脫離關係,到口口聲聲「我們也聽教宗的」(雖然只是停留在嘴上);從之前每天早上收聽《梵蒂岡電台》到現在能隨時隨地上天主教的網站知道教會的動態……雖然現實的感受和理想還相差甚遠,但應該承認這些變化的存在。

當然也有沒有變化的: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到現在「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宗教政策就沒有發生一點變化,每次都是老腔調;愛國會凌駕於教會之上沒有變,變的就是愛國會主席一任接一任;每每在中梵交談時演繹「自選自聖」來潑冷水的方式沒有變……所謂的「中國主教團」妄想擁有教宗的權力的野心沒有變:不但可以任命「主教」,而且還在上海演繹了一次「撤銷」馬達欽的主教職的獨角戲……

布票、糧票、飯票、菜票等都已經進入了歷史,計劃經濟也轉向市場經濟,執政理念也從人治轉向法制,政策日新月異,努力在實踐執政為民,做民心工程、民生工程。為何一個錯誤了近六十年的宗教政策就不能夠改革呢?

什麼政策錯誤了?《憲法》是保護信仰自由的,在我國受保護的宗教裡有天主教。也就是具備「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這四大特徵的教會應該是受保護的對象。獨立了、自辦了、民主辦教了就不具備天主教的特徵。本該受憲法保護的「至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沒有得到保護,反而一個背棄信仰的團體,竟然打著天主教的旗號還受到政府各級宗教部門的優待和支持,難道不是政策執行層面的錯誤?不改革,如何依法執政?國家宗教局今年的工作要點之一不就是要「以法治的方式推進宗教工作」嗎?當政策和《憲法》抵觸的時候,是否該調整?

再說了:當年選擇獨身來侍奉天主,現在卻口口聲聲要「獨立自辦」,連神都敢欺騙的這些人,值得政府信任?與人打交道至少要值得信任,和騙子們打交道能維護公平正義?同樣:梵蒂岡任命的主教人選若不是一個誠實正直的人,若不是一個具有擔當的人,若不是一個實話實說的人,口是心非難道是天主所悅樂的?

現在國內哪些主教值得信任,不僅是當局的問題,更是梵蒂岡應該直接面對的大問題。

雖然天主教在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後一直努力希望讓信仰基督的宗教都「合而為一」,但在天主教內沒有誰敢說「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是符合信仰的!而在中國的教會,確有大把的主教具有「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的身分——真是遍地奇葩!

話題扯遠了,對於主內弟兄姊妹們來說:中梵建交與否是與信仰本身沒有任何關係,建交後也只能促成一個良好的信仰環境。信仰是自我和天主之間的關係!即使中梵建交有寬鬆的信仰環境,也並非能就一定能促進自我和天主的關係,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繫,對於一個小教友來說:日子不論難過與否都要過啊!影響自己和天主之間關係的,只有誘惑:如何抵禦三十塊的誘惑!

一天天、一年年的去面對吧,不要樂觀,更不要悲觀!丟棄了天主教的本質屬性、持續任命口是心非的神職為主教,建交又有何用?或許,大麻煩在建交後呢!

__________

撰文:以善勝惡,一位中國大陸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評論】也談以「越南模式」任命中國主教

【評論】中梵關係沒有什麼可慶祝的:北京要全面主宰

【博文】「幹一杯,哥倆好」?共融的思索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