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國內媒體報道,中國明年起停用來自死囚的器官

標籤連結: , , , ,

5 December 2014

國內媒體報道,中國明年起停用來自死囚的器官

醫務人員向器官捐贈者及其家人鞠躬。[網上圖片]

【天亞社.香港訊】全國政協常委在一個有關人體器官移植的研討會上宣布,明年一月一日起,中國大陸人體器官來源只能採用公民自願捐出的器官。神父指出,器官捐贈在信理和倫理上都不是問題,最重要是教育人民改變固有思想。

《南方都市報》十二月三日報道指出,從權威渠道獲悉,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醫院協會人體器官獲取組織聯盟(中國醫院協會OPO聯盟)主席黃潔夫在該聯盟當日於昆明召開的研討會上正式宣布了此消息。

有關研討會以「依法治國,推進中國器官移植事業改革」為主題。這是中國首次有高級官方機構負責人宣布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時間表。

據報,在過去數十年,中國移植器官手術中,三分之二是從死囚身上移植,而許多並非自願捐獻。

黃潔夫說,隨著中國走向法治化的改革進程,器官移植事業走向法治化是大勢所趨,「這樣做也是為了打擊人體器官買賣,從而更好的規範器官捐獻移植」。

這位前衛生部副部長在會上指出,中國目前每年約有三十萬患者急需器官移植,但每年這類手術僅為一萬餘例。雖然社會上極度渴求,現階段公民身故後器官捐獻率僅約0.6/100萬人口,是世界上器官捐獻率最低的國家之一,遠遠難以滿足正常的醫療需求,因此形成了死囚器官強制捐獻的做法。

據報道,廣東、北京、浙江等卅八家大型器官移植中心已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黃潔夫續說:「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在國內除了傳統思想導致人們對器官捐獻熱度不高以外,人們對於器官捐獻是否能做到公平公正公開的憂慮,也成了中國器官捐獻事業發展舉步維艱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他認為,推廣公民捐獻可確保移植器官公開、透明,提高器官的質量,提升治療效果。

這次會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十二月二日,全國共累計實現公民逝世後捐獻近三千例,累計捐獻器官七千八百廿二個。黃潔夫相信:「器官捐獻的形勢將越來越好。」

今年三月一日,中國相繼成立器官捐獻和移植委員會,「中國醫院協會OPO聯盟(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旨在推動國內捐獻器官的獲取和分配工作更加規範和公平公正。

但一直關注大陸器官移植的「國際特赦」組織中國問題研究員潘嘉偉對天亞社說,有關消息只是經由內地主流媒體報道,「不算是正式官方宣布」,所以未能就此作出評論。

這位常駐香港的研究員認為,當局應先回應如何停用和販賣囚犯器官,並交代死刑數字。還有,當局需就官員怎樣販賣死囚器官等,作獨立及持平的深入調查。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大陸神父「若瑟」對天亞社說,他贊成身故後捐出器官,但明白傳統文化使推行有困難。他以社會上願意捐獻眼角膜已經相對普遍為例子,指出捐獻器官需要宣傳教育。

他說,從倫理上,不以牟利為目的,而是為救人,「這是高尚的」;在信理上,火化已經可以了,早就不是肉身復活的障礙,所以也不是問題。但「大家從心理上是否接受親人或自己的器官被移植,特別中國古老道德,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另外,從人權的角度去看,若瑟神父認為「即使是囚犯,也應該行駛告知權和徵求同意,不能因為是死囚就可以免費掠奪」。

然而,在資源短缺,供求失衡的情況下,捐贈器官如何公平公正地分配到有需要的人身上,而不完全由醫院、醫生決定,甚至被非法的中介人用來牟利,是另一個受人關注的問題。

教友德蘭對天亞社說,除了死囚,這種活體捐助一般都是有償的,而且在貧困地區較多,「主要是人民生活壓力大,受利益誘惑而去做交易,華東地區估計極少,因為這裡至少不愁吃穿」。

她說:「如果在生命終結,而有人正需要我的器官,我是樂意捐贈的」,但是在國內目前的醫療體系下,「我不願意,因器官移植在中國是個暴利的行業,我擔心器官被高價賣了,沒錢的人用不到。我不想侮辱自己的身體,去成就那些貪污犯」。

德蘭也反對在死囚非自願情況下採用他們的器官,但她相信,即使停用他們的器官,器官販賣在中國肯定還會持續,「因為政府之前帶頭在做活體移植,現在來打擊黑市,在法治沒完善下」,難以停止此等非法活動。

不過,她同時也擔心實行新政策會加劇器官供應失衡,指出「網絡經常有傳出,某人住賓館,第二天腎就沒了的事情或許會成真」。

【完】

相關文章:

台兒童權利公約施行生效日,查出虐殺兒童事件

女性在中國「黑監獄」遭受駭人的侵害

【評論】甘浩望神父:死刑和政治遊戲

香港人對反死刑運動觀念有所轉變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