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女性在中國「黑監獄」遭受駭人的侵害

標籤連結: , , , ,

24 October 2014

女性在中國「黑監獄」遭受駭人的侵害

一名老婦二零一三年在天安門廣場請願,被警方扣留。圖片來源:法新社

據海外的「人權捍衛者」組織十月廿一日發表的報告指出,在中國非正式的拘留中心或「黑監獄」被囚禁的人員當中,有八成是女性,而且很多人經常遭受囚禁她們的人虐待。

這份報告的資料,是提供聯合國對北京在女性人權記錄作出審查,當中提及約一千宗秘密拘押的個案,以及女性在黑監獄所受到的虐待,而這種黑監獄通常被用作制止那些對執政中國共產黨提出控訴人士的聲音。

這份題為「我們打死你也免受刑責」的報告,特別提及將於廿五日在江蘇省接受審訊的丁紅芬。她協助策劃將十二人從一所黑監獄救出後,被控以「蓄意破壞財物」的罪名。

丁紅芬自己也曾是受害者,她在其他維權人士協助下,於二零一三年六月衝擊在江蘇省無錫市的黑監獄,協助被拘押者逃脫。

人權捍衛者在網站一篇聲明中表示,丁紅芬與其他人可能面臨被監禁的命運,以懲罰她們揭露黑監獄及膽敢展開拯救行動。

據報告指出,黑監獄正用來取代已被廢除的「勞改營」,這種原本由公安掌管的行政拘留制度,是用來對付那些被視為滋事者,不經審訊就把他們囚禁。

該組織形容黑監獄「有各式各樣的監倉,根據政府官員的命令,用來將一些人作無限期的拘押,同時不讓他們獲得任何法律援助」。

它指出,很多被囚禁在黑監獄的婦女,都是中國社會最弱勢的群體,包括年長者、民工、被強拆者、殘障婦女和有年幼子女的母親。而被囚禁者普遍受到性虐待。

該組織表示:「在這些暗無天日的黑監獄,女性佔了被拘押人員的多數,遭到駭人的虐待,從身體及性方面的侵犯,甚至被拒絕接受醫藥治療。」

該組織的國際主任任磊在發給《自由亞洲電台》的電郵中指出,「我們稱它們為『黑監獄』,因為它們是非法的,通常在一些秘密地點,它們受政府包庇,而其受害者被制止發聲」。

她續說:「這些紛紛出現的設施,對婦女造成尤其顯著的影響,事實證明,婦女廣泛受到國家縱容的暴力侵害。」

這個組織引述一名官員向聯合國對黑監獄的說詞:「根本沒有這一回事」,而它呼籲中國政府承認這些設施的存在,包括在馬家樓及久敬莊設立的大型拘留中心,這些地方是用來拘押到北京「上訪」的請願人士。

它表示,婦女受到虐待是尤其值得關注的情況。「特別是由男性看守時,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到身體、性方面及語言上的侵犯及恐嚇。」它又指出,很多被囚禁在黑監獄的婦女,是經過長途跋涉,為自己或她們的家人伸冤。

報告指出:「為了達到威嚇或懲戒她們家人的目的,婦女亦更容易受到拘留及虐待。」

報告表示,黑監獄通常是作堵截上訪人士臨時設立的,可以是在一間賓館或招待所,但拒絕讓這些「客人」離開。在二零一三年初,一批律師及維權人士統計,單在無錫就有九十六間非正式的拘留中心。

它們當中有很多表面上提供「法律教育」,且有很多是由現存設施改作拘留用途,包括學校、軍營、體育設施、招待所、賓館、倉庫及被荒廢的住宅。

人權捍衛者組織提及河北省的李枝嫣(Li Zhiyan)和她女兒張紫娟(Zhang Zijuan)的情況。她們在保定市已被非法拘押近六年。

這對母女曾經被拘押在政府辦公室、消防單位、郊區的庭園及護理院,儘管她們的親屬展開爭取她們獲釋的行動,但相信她們仍然繼續受到拘押。

據去年十一月公佈的官方數字,全國上訪辦公室每天收到由個人親自提出近二萬宗投訴個案,大部分是來自收入很少或沒有收入的中老年人。

投訴者通常因遭受強拆、失去農地、意外,或自已或家屬在拘留期間死亡或受到不公的對待,他們表示,屢屢投訴無門、被囚禁在黑監獄中,和受到當局毆打或騷擾。

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委員會,在本月正審查中國保護婦孺權利的記錄。

人權捍衛者呼籲國際組織向北京政府施壓,終止婦女受到的法外拘押,並釋放在黑監獄中的所有在囚人士,把那些加害者繩之於法,並向受害人士作出賠償。

【完】來源:《自由亞洲電台》,天亞社編譯。

Women suffer appalling abuse in China’s ‘black jails’

相關文章:

維權律師高智晟獲釋,已抵岳父家中

維權律師認同調查指,大陸受逼迫基督徒去年急升五成

維權人士與神職人員對停止勞教制度有保留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