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香港特首拒絕雙向溝通,學生大感不滿

標籤連結: , , , ,

25 September 2014

香港特首拒絕雙向溝通,學生大感不滿

學聯領袖帶領學生及支持者遊行至中環。

【天亞社.香港訊】發起大專生罷課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不滿行政長官梁振英未有在指定時間內與學生對話,發起今夜(九月廿五日)到禮賓府示威。

學聯代表於廿三日早上企圖衝進行政長官辦公室請願被阻,秘書長周永康促請特首四十八小時內現身,與學生市民直接對話,否則將行動升級。

今早十一時期限屆滿,梁振英並未與學生接觸,只由特首辦在限時前一小時發新聞稿,重申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明白和尊重同學對民主理想的追求和執著,以及對香港未來的期望和承擔,希望各界人士積極參與下一階段政改諮詢。

學聯就此決定晚上九時後遊行到禮賓府,並再次表明不會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以及不排除無限期留守添馬公園或禮賓府。

對學聯的決定,學生們有不同的看法。

城市大學政改關注組胡同學對天亞社說,他會加入包圍禮賓府的行動,認為適當的升級行動可團結大家的力量,「學聯行動可以接受,不過應該設有期限」。

在教育學院就讀的麥同學認為自己對政改瞭解不夠深入,暫時未有太過堅定的立場,但覺得梁振英毫無誠意回應學生訴求,「作為特首該要回應和出來表態,只發新聞稿是單向的自說自話,欠缺雙向溝通」。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系黃同學也認為,特首「即使不來添馬公園主台與學生直接對話,也應該開記者會,並設有答問時間,給學生問問題並回應學生訴求」。至於會否參與圍堵行動,她表示會視乎情況。

城市大學蕭同學直言,「特首的行為激化了學生與政府之間的矛盾」,他相信學生是理性的,「想心平氣和地溝通對話」,但特首的發言「讓人覺得對話的窗口關閉了,無助事件往好的方向發展」。

香港中文大學田姓學生感到「輕微的氣餒、灰心,好像長久以來都不聽我們的聲音」,但她表示仍會繼續堅持,參與社會運動。

然而,也有學生認為學聯這次決定有點操之過急。城市大學電子工程系陳同學說,罷課開始前學聯代表說,這只是一個開始,沒有表示要特首回應和與他對話,但突然提出要求,「容易造成社會大眾對罷課產生負面觀感,亦令人覺得學生的訴求和行動朝令夕改」。

不過,他也理解此舉,因為今晚的行動不會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方會展示警告橫幅,與「和平佔中」公民抗命的方法類似,可作為之後佔中運動的借鏡,讓大家多瞭解和知道公民抗命要承受甚麼風險及懲罰。他正考慮會是否參與包圍行動。

在昨天進入第三天的罷課時,聯會也發起遊行到「佔中」舉行的場地,邀請市民參與預期於十月一日展開的「民主盛宴」。學聯領袖率領約七百名學生及市民,從政府總部外的添馬公園出發遊行至香港金融樞紐中環再折返。

出發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學生不是「思想巨人,行動侏儒」,所以發起這場「小型公民抗命」,希望能真正進入社區,讓市民理解他們罷課的理由。

他們雖然向警方知會了這次遊行,但沒有依《公安條例》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警方在出發前向他們警告,指遊行並未經批准,參與者可能遭刑事檢控,不過沿途仍提供協助,未有阻止,也沒逮捕任何人。

遊行隊伍穿梭中環的大街小巷,也經過購物商場。他們沿途不停喊口號,又多次在主要路口停下,以粵語和英語講解這次遊行的目的,並邀請市民和上班一族支持及參與佔中運動。

他們的行動引來市民及遊客圍觀和拍照,亦有市民謾罵他們選擇在繁忙時間在狹窄街道遊行是擾民及讓人討厭。

不過,也有市民認為,學生們「這樣做是為了香港的未來犧牲自己,雖然帶來一些阻礙,但可以接受。而且比起他們的阻塞,中國政府打壓、蠶蝕香港的自由更為可怕」。

遊行隊伍到達行政長官辦公室時,把象徵罷課的黃絲帶綁在外圍的鐵閘上,然後離去。

【完】

相關文章:

香港逾萬大專學生參與罷課爭取民主

天主教大專聯會舉辦論壇,讓參加者了解罷課的意義

香港教區發出罷課《指引》,不建議懲處學生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