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大陸教友:為「六四事件」道歉真的很難嗎?

標籤連結: , , ,

2 June 2014

【評論】大陸教友:為「六四事件」道歉真的很難嗎?

香港紀念六四事件燭光晚會。〔資料圖片〕

初次知道曾經有段令人言之顧慮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大約是十幾歲的時候,當時只是從鄉間一些乘涼的老者口中得到隻言片語。在好奇心驅使下,我詢問了家長和老師,這是怎麼回事?但他們聽到這話題,都閉口不提,甚至責怪我多事。

隨著年紀漸長,我從側面瞭解到了這段歷史,明白當時許多學生為追求民主遭到了不幸。當知道真相後,內心異常痛苦,因為實在難以想像流血事件發生在遠離戰爭的二十世紀後期。

此事件在很多人心中留下了陰影,不過因當局封鎖了有關事件的消息,一般人很難查找到真相。防民於口甚於防川,儘管官方極力隱晦此事,但民間仍不時有群眾背後議論。而隨著部分倖存者流亡海外、加上互聯網的普及,相關資訊逐漸浮出水面,並傳回國內。

倖存者中部分人都留下了身體上的殘疾,更重要是心靈上的創傷,但他們的遭遇今天仍不被承認甚至被誤解。在事件中英勇就義的英雄,他們的父母更犧牲了後半生的積蓄和時間,不斷通過各種途徑並在處處被打擊中為逝者討回公道,其勁頭著實讓人心酸。

空白的歷史告訴我們,事實被掩蓋了,而不斷封鎖的消息和「天安門母親運動」屢次受打壓,這都告訴我們,讓錯誤一方低頭是難上加難。由於這段歷史的空白,那麼生活在當時的一代人終有一天會全部離世,後世得到的真相豈不是更加不完全?亡魂豈不是更加得不到安息?更有甚者,幾百年後的歷史或許會有「六四事件」的記載,但留傳的又會否是「真相」呢?

當政權一個勁的譴責日本修改教科書,並要求日本正視歷史,不要誤導後代的時候,它對「六四事件」的歷史為何又要隱瞞?日本修改教科書美化罪惡和中國隱晦「六四事件」本質上都是「死不認錯」的劣根作祟。

一個人向另一個人道歉,不表示低人一等,反而會贏得更大尊重;就如一個人向天主道歉,不表示遠離了天主,而是更加接近祂;又正如一個國家向群眾致歉,不表示失去了威嚴,而是更加彰顯了自己的形象。《福音》記載,沒有隱藏的事情將來不被揭露的(瑪10:26),倘若繼續隱瞞掩蓋,恰恰喪失了公信力,造成「封鎖、打擊、報復」的惡性循環。

同樣是「二戰」時的戰敗國,人們對德國的敬佩遠遠勝於日本,是因為日本到現在仍然在辯解,而德國卻曾經作出了道歉的姿態。一九七零年,聯邦德國總理勃蘭特訪問波蘭,跪在華沙猶太人殉難者紀念碑前,他面對的是六百萬猶太人的亡靈,他是「替所有必須這樣做而沒有這樣做的人下跪了」。一九九五年六月,科爾總理繼勃蘭特之後,再次雙膝跪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受難者紀念碑前,重申國家的歉意。

中國歷史教材中可以承認文革的錯誤,可以承認大躍進時期的作風是錯誤,唯獨不會有任何關於承認「六四事件」的影子。

其實承認文革的錯誤是高姿態的表現,似乎也是政治策略,因為當時的統治者是毛澤東,改革開放後的一系列成績是鄧小平做出的,作為毛的政治敵人,上台後便來個否認前朝作為是以此來證明自己正確。但這位「六四事件」的關係者,在他去世後,接任的領導班子總有其黨羽在內,因此無論誰執政,似乎都不可能來為它撥亂反正。

或許將來有朝一日,一個不認同前朝所為的人士掌權後,為「六四事件」來個平反也未可知。不過我更希望我們的祖國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承認自己的錯誤,而非出於政治手段。

關於「六四事件」,如今似乎是全國人民心照不宣之事,只是平時大家誰也不會主動談及,撕開這層膜。官方也明白背後國人的議論,海外更是少不了各類運動和紀念。然而,喜好面子的領導人的態度卻是對外置之不理,對內採取封鎖鎮壓,但與其終日背負著歷史的包袱,何不風度翩翩的致歉以贏得人民的喝彩和尊重呢?

__________

撰文:一葉舟,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要求自首「六四」學運領袖被原機遣返台灣

滂沱大雨無阻十五萬人參加六四燭光晚會

【特稿】教會團體舉辦導賞團,口傳「六四」歷史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