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耶穌會影視媒體憑堅定信念走進中國

標籤連結: , , , ,

21 February 2014

耶穌會影視媒體憑堅定信念走進中國

光啟社網站介紹《郎世寧在中國》。

【天亞社.台北訊】《光啟文教視聽節目服務社》總社所在的大樓,外牆色澤暗淡且滿布塗鴉,完全看不出是一個開創者的大本營。

不過,以宗教廣播的水平而言,這個位於台北市中心、有五十六年歷史的耶穌會影視錄製室,在進軍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國大陸方面,至今依然領導群雄。它採取耐心謹慎的方法,並準備再次這樣做。

這個夏天,《光啟社》將夥同《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推出第三部明末清初來華傳教士電視紀錄片,主角是十八世紀的意大利籍耶穌會修士郎世寧(Giuseppe Castiglione)。

來自美國加州的《光啟社》副社長丁松筠(Jerry Martinson)神父表示,全球最大的廣播電視網絡《中央電視台》預計於本年底,將這部紀錄片帶給數以億計的中國觀眾。

乍看之下,《光啟社》在中國大陸的立足點似乎毫無意義。這個天主教影視錄製室設於台灣,與兩個大陸國營電視台共同製作節目,而中國大陸是被「國際無聲者之友」標籤為「鎮壓」國家,監察新聞自由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則形容它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系統」。

能操流利國語的丁神父說:「在台灣和大陸,所有事情的運作都得靠關係。」

九十年代中期,時任《光啟社》社長的丁神父與台北的英文教育機構「長頸鹿美語」聯手,在光啟社大樓地庫的錄製室製作英語教學節目,並擔任主持。

暱稱為「傑瑞叔叔(Uncle Jerry)」的丁神父,交替說著美式英語與近乎完美的國語,其教學風格像講道多於上課。由於節目計劃在大陸播放,宗教色彩極力保持低調。

丁神父笑說:「你可以說『church』這個字,祇要它指的是教堂或一座混凝土建築物,而不是一個機構。耶穌,是的,我們大概不會說,祇能間接引用。基本上,我們使用福音故事、寓言或類似的東西,但沒提到耶穌的名字。我相信耶穌不會介意。」

在九十年代末,因著「長頸鹿美語」的緣故,丁神父成為了電視明星。他俊俏的美國人臉孔和修剪整齊的棕色頭髮,其後十五年來定期出現於《鳳凰衛視》。

《鳳凰衛視》總部設於香港,是少數獲准進入中國的私營廣播公司。它從一開始就著重於娛樂節目,避開政治敏感的新聞。以《鳳凰衛視》的標準而言,丁神父和他的英語課程是粗野的;按中國的標準而言,則是前所未有的。

公教廣播影視協會(SIGNIS)的亞洲主管奧斯定.洛爾圖薩米(Augustine Loorthusamy)說:「我從未聽聞有其他媒體,以丁神父及其團隊的方式嘗試將節目打入大陸市場。他是從『傑瑞叔叔』系列學會這種『福傳』方法。」

丁神父說,他原來無意教授英語,卻打算製作紀錄片,而且一直希望拍攝首位進入北京紫禁城的外國人──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Matteo Ricci)的特寫。多年來,丁神父遭到大陸合作夥伴的拒絕,因為它違反中國大陸的法律。

後來「某人」──丁神父沒有透露是誰──有個好主意,就是將利瑪竇與徐光啟的故事配合起來。明朝士大夫徐光啟受洗皈依天主教,與利神父成為好友,並將西方幾何學引進中國。

通過聚焦中國人而淡化外國人,《光啟社》突然得以為中國大陸的觀眾拍攝首部關於利瑪竇的影片。

「當時我問《江蘇電視台》的主管:你知道,我們的節目有宗教元素,它會不會受到政府的審查呢?她說,我們就是政府。」丁神父笑說:「這沒有錯,因為他們是省政府的一部分。」

二零零六年一月,在大陸電視台播出連續四集,每集約廿五分鐘的徐光啟紀錄片,集中在文化與科學方面多於宗教元素,例如第一集開首近八分鐘絲毫沒有觸及天主教,到第十八分鐘才首度提到耶穌。

最明確的宗教部分,或許是在羅馬耶穌會檔案室裡,有關一塊利瑪竇遺骨的訪問。它的重要性說明「他對中國、為中國和為耶穌會所做的一切」。訪問中略為提及利氏使明朝一些官員皈依,但後來刻意剪掉了。

丁神父表示,稍後播放該紀錄片的《央視》,編輯過程比《江蘇電視台》更嚴格。雖然這個全國電視台其後找來一位華人基督徒導演製作自己的利瑪竇節目,但在播出前也逃不出審查者的五指山。

洛爾圖薩米認為,無論是哪種方式,《光啟社》均是先鋒。「試想像一個這樣的節目在中國大陸上映,它所採用的方法是最微妙和最潛在的。」

第二次召叫

《光啟社》第二部紀錄片是關於十七世紀德國籍耶穌會神父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的事蹟。在拍攝之前,它等待著中共當局最高層的信號。二零零五年,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出訪德國期間,在一場演講中提到湯若望為中國實行新曆法作出了「重要貢獻」。《光啟社》視之為「綠燈」。

丁神父指出:「他公開說出那番話,或多或少對湯若望予以肯定,所以我們與《江蘇電視台》碰頭,對他們說:『我想我們現在可以做節目了』。」

這部紀錄片於二零零九年首度在《央視》播出,再次側重比較不敏感的科學與文化交流,描述湯若望在天文學及數學方面的功績,而不是他如何傳播天主教。據說,在十七世紀中葉的短短十六年間,這位德國人為五十萬中國人付了洗。

丁神父說:「這很有趣,因為在兩個節目的每一集裡,總是描繪利瑪竇和湯若望是中國人的朋友,以及他們對中國作出了巨大貢獻,真正為中國打開了走向西方世界的門。」

這樣的敘述非常符合最近幾年的官方路線,切合零八年奧運會的主題,就是中國樂意接納全世界。丁神父表示:「我們覺得很不錯,因為觀眾看到一個人作出了很大犧性,並遭遇某程度的失敗,在電視螢幕上引起極大的同情。」

他說,當大陸的觀眾今年底觀看郎世寧紀錄片時,他們將體會另一個悲劇故事。同樣地,時間也是經過精心計算的。

影片以郎世寧在十八世紀風靡一時的中西合璧繪畫風格,呼應甲午馬年。這位傳教士最著名的作品,是七點七米的長卷《百駿圖》,現存於台北故宮博物院,而《光啟社》將此名畫複製到螢幕上。

這幅畫在中國相當有名,但在意大利,郎世寧的名字卻鮮為人知。《光啟社》期望,當這部影片在二零一五年米蘭世界博覽會上映後,將會帶來改變。世博會是全球文化盛會,每五年由不同城市輪流主辦,上屆於二零一零年在上海舉行。

《江蘇電視台》導演高偉(Gao Wei)在最近播出的電視訪問中推介這部紀錄片時說:「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希望在郎世寧與我們的兩個時代之間搭建一座橋樑,幫助我們走進過去的時代。」

不同的動機

來自米蘭的埃米利奧.扎內蒂(Emilio Zanetti)神父應《光啟社》邀請擔任顧問,協助紀錄片在意大利的拍攝工作和籌款,以及與在郎世寧家鄉米蘭舉行的世博會聯繫。他認為,該項目為所有參與者實現了各自不同的目標。

中國的企業家和政府承諾資助世博會的中國館,向全球展示中華文化。因著郎世寧,展覽將介紹《百駿圖》等中國瑰寶的典故。

扎內蒂說:「當然,主要興趣在於郎世寧的藝術。」

他還表示,在華東浙江省和意大利的拍攝過程中,他注意到無論是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和故宮博物院,或外事辦公室的職員,人們對基督宗教感到好奇,尤其是年輕人。

扎內蒂把它歸結為中國人也許想瞭解更多郎世寧的背景,他身為宗教人物,如何在中國藝術史上留下烙印。紀錄片在今年稍後時間接觸數百萬華人家庭時,又會營造怎樣的宗教面向呢?

這個問題正是一九五八年《光啟社》創立為廣播電台時,其非常核心的宗旨。究竟《光啟社》是在向皈依者講道,或是它的信息太廣而未能實現其福傳目標,仍然很難說。為丁神父而言,重要的是它的節目能存在於中國大陸,而且持續邁進。

他說:「整體目的是將這些價值觀帶給中國人民,這是不容置疑的。如果過去我們能夠,我希望在未來我們也能夠。我們想演繹其他故事,因為大陸教會的真正成長是在基層,但我們暫時無法做到這一點。」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Faith in media helps Jesuit TV studio crack China

相關文章:

台灣耶穌會士料新教宗追隨傳統重視中國

台灣:耶穌會活動推廣利瑪竇交流精神

台灣:宗教辦媒體要讓人受用一輩子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