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思二零一三年中國天主教會的平靜

17 February 2014

【評論】思二零一三年中國天主教會的平靜

 

一年轉眼間過去,又是新一年伊始時。自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上海教區馬達欽「助理」主教祝聖風波後,連帶中國教會也忽然歸於平靜,使得二零一三年成為中國天主教會尤為平靜的一年,期間更沒有任何非法祝聖主教的事件發生。

然而,一年前的二月,普世教會卻發生了轟動全球的大事,便是本篤十六世正式退位,以及不久後,新教宗方濟各獲選。

同年三月,適逢中國政壇也換屆,習近平主席正式執政。很多人把教宗方濟各和習近平主席的幾乎同時就職認為是中梵關係良好的開端。然而,此祇屬於時間上的巧合,和中梵關係扯不上任何關係。而且,方濟各教宗就職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態度依然是「中國政府處理中梵關係的兩條基本原則是一貫的,沒有變化」。

然而,中國教會去年的平靜,是不是就可以讓人理解為中梵關係的回暖呢?

從教廷方面講,方濟各教宗提及中國的話題目前比若望保祿二世、本篤十六世要少,當然可能和就任時間也有關。然而有一點是確認的,方濟各教宗比前幾任教宗更加務實,上任以後引起了各方關注,聲名鵲起,而最被看好的是他的「親民性」。

教宗方濟各對窮人、邊緣人士、同性戀者、少年犯、敘利亞戰爭,表現極大的關注和關心。他的道理和推文也通俗易懂,這種風格是前幾任所沒有的。而或許由於中國教會目前的平靜,教宗未有很明確的發言,我們也就很難看到教宗對中國的態度。

從中方來看,二零一三年是習近平上任第一年,畢竟要考慮國際影響,太快有非法祝聖主教活動似乎不合時宜,而且中國主教雖未達到飽和狀態,目前也不算稀缺。

所以,目前中國教會的平靜,可能是因為方濟各教宗未明確表態,使得中國暫時按兵不動;反過來,教宗因為沒看到中國有「異常舉動」而態度不明確。

然而,這種平靜讓人覺得是中梵關係回暖實在是幻想。任何對建交表示希望都是幻想。中國一直口頭上表示建交的誠懇,但雙方必須處理好一個問題,就是主教任命。

事實上,主教任命必須由教宗完成,所以這還不是最大的障礙。其實最大的障礙在於意識形態,也就是信仰。

梵蒂岡是個特殊國家,中國與之建交考慮的是信仰的問題。要一個無神論的政黨接納一個天主教國家,並且還是領導普世天主教的國家,它必須好好思量,因為一著不慎,自己的國民可能「被教化」,自己政權也可能無法維持。因此,中國是不希望建交的,但一定要把責任推給梵蒂岡,說是主教任命問題無法解決。

從二零一零年可以看出,教廷任命了很多合法主教,教廷對中國主教的任命可以說已經路子很寬。但中國一定不會對主教任命權完全讓步,於是非法祝聖了郭金才為主教,並對不明就裡的教外人哭喪著臉說是「羅馬先發干涉中國內政」。

在平靜的二零一三年甚至今後,中國教會即便暫時不出現非法祝聖主教活動,不代表永遠不出現,而地下教會在中國的尷尬地位並不會短期改變。而且即便形勢多麼看似好轉,祇要存在兩種意識形態的區別,一般是很難讓人有幻想,因此中梵建交也絕不會一蹴而就。是預言還是妄斷,我們拭目以待。

__________

撰文:螢火蟲,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評論】地下教會的忠貞是否還有價值?

【評論】利瑪竇列品隨想

【博文】中國國家主席和天主教教宗的同與異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