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研究指天主教對香港社會及政治影響力較強

標籤連結: , , , , ,

30 September 2013

研究指天主教對香港社會及政治影響力較強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講師譚翼輝。 〔網上圖片〕

【天亞社.香港訊】四位華人學者以兩年多的時間合力研究天主教會在大中華地區四個城市的社會及政治影響力,並於上月在美國舉行的一個宗教社會學會議上發表結果。

據宗教新聞網站《Religioscope》日前報道,國際學者組織「宗教社會學學會」八月在紐約舉行周年學術會議,其中一篇論文研究香港、上海、台北及澳門四地,探討天主教會在這個亞洲地域的不同社會影響。

參與研究的社會學家包括澳門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郝志東、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副教授陳慎慶及講師譚翼輝,以及國立台北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郭文般。他們發現,天主教會在四地都提供大量社會服務如醫療及教育,儘管各有不同之處。在社會運動及政治參與方面,天主教會唯獨在香港一直積極參與這類活動。

報道指,他們向四個城市共二百九十九個有代表性的堂區及教會相關機構進行調查,並深入訪問四十九位主教、神父、修女及教友。他們發現,香港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教會或教會相關機構有提供社會服務,澳門有近百分之七十九,台北百分之七十五,上海有百分之七十八。

表示有參與公民社會活動的香港教會機構高達百分之四十七,但其他三個城市卻相當低:澳門有百分之廿四,台北有百分之十二,上海有百分之八。中國共產黨政權限制宗教組織提供社會服務,尤其是教會參與公民活動,或許解釋這類活動在上海比率較低的原因,但卻未能解釋澳門及台北的情況。

該研究從二零一零年底開始,用了二年多的時間完成。

這些研究員指出,香港天主教會參與政治事務及支持民主,乃源自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影響及當地的公民社會文化。教會領袖如陳日君樞機及教友們亦推動香港教區參與社會運動。

澳門及台北兩地教會雖然處於開放的社會環境,擁有同樣的機會和工具,卻沒有在相同程度上加以利用,這是由於個別教會領袖的作風或其他文化因素。

有份研究澳門部分的譚翼輝九月廿七日向天亞社指出,當地教會較少參與公民社會活動是基於好幾個原因。

他表示,一九六六年的「一二.三」事件後,「澳葡政府基本上放棄了對澳門的管治,由中葡雙方共治,以致親中勢力興起。由於天主教是葡國國教,那時起澳門教會亦開始被邊緣化」。

「一二.三事件」源於一學校需擴充校舍,六月份申請工程准照,久未獲批覆。校方代表多次交涉也不得要領,於是依慣例在等候許可的同時,先行搭棚施工。

至十一月十五日,當局發現學校搭起棚架,於是派員警阻止,警民發生衝突,造成廿四人受傷。民間代表派員與當局聯絡,其中四人卻被拘押後獲保釋。當時的澳門華人領袖何賢請求護理總督施維納謹慎處理,但被拒絕。六日後,親北京社團代表譴責事件,威脅進行鬥爭。

此時,新任總督嘉樂庇表示動用警察處理建校一事失當,承諾成立調查委員會。但是親北京社團的抗議行動繼續,終至十二月三日,在總督府外發生衝突。警察以武力驅散。消息傳出後,更多示威者結集令抗議升級。防暴警察開槍武力驅散。總督隨後頒令戒嚴並實行宵禁,當天共有八人被打死,二百多人受傷。

此外,譚翼輝說,澳門教會本身的結構明顯分開了葡人教會和華人教會,「澳葡撤退時沒有刻意也沒有能力幫助華人教會在社會上扮演積極的角色」。相反地,工聯、婦聯和街坊會等親中團體在社會上已佔據了重要位置和資源,加上澳門教會人數從來不是很多,故此「影響力非常有限」。

譚翼輝表示,領導澳門教會的主教也是一個因素,「主教從來在政治參與上不是一個積極的角色,這可能是受葡國天主教文化影響」。

他又以社會學角度來解釋,指出澳門是一個很小的社區,「人際網絡很複雜的糾纏在一起,如某位神父的表哥可能是工聯會成員,這種密切的關係導致做任何事都牽涉到其他人的利益,而這些利益又未必跟教會、工聯會和澳門政府有關,可能祇是親戚關係的層次已經制約了個人的政治參與」。

【完】綜合天亞社及《Religioscope》。

Catholicism’s social and political impact strong in Hong Kong, weaker in other cities in Greater China

相關文章:

教宗呼籲信眾為執政者祈禱,積極參與政治

【評論】別把天主教徒爭取普選扯上中梵關係

【評論】澳門教會五年來的發展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