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專訪】帕羅林總主教:外交應以人類福祉為目標

標籤連結: , , , ,

11 September 2013

【專訪】帕羅林總主教:外交應以人類福祉為目標

新任教廷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總主教。

剛獲任命為教廷國務卿的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總主教接受訪問時,表達對自己履行新的外交角色有何期望。

這位梵蒂岡駐委內瑞拉大使在加拉加斯的大使館,也談到教宗方濟各上周為敘利亞和平作出的呼籲對當地地緣政治的影響。

天亞社將意大利《Vatican Insider》網站九月七日轉載委內瑞拉《天主教日報》對候任國務卿的獨家專訪翻譯成中文,以饗讀者。

問:教宗呼籲全球信眾在同一天為促進敘利亞的和平而禁食和祈禱,從外交角度而言引人注目。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教宗本篤十五世曾經呼籲各方休戰。方濟各是新的本篤十五世嗎?

帕羅林總主教:教宗本篤十五世的努力沒有真正成功,因為他盡力終止戰爭,但失敗了。很可惜,人們對本篤十五世的呼籲充耳不聞,列強沒有注意他要說的話。教宗說「戰爭是一場沒有作用的屠殺」,這句話很著名,而且受到廣泛引用,卻沒有很大果效。時任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採納教宗的建議,發表了著名的《十四點和平原則》,反而成效更彰,最終達致停戰,帶來和平。但這和平並不穩固,其後又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不過他像其他教宗一樣尋求和平……

當然,和平一直是歷任教宗關注的重要事務,當時正是本篤十五世的任務。但回想教宗比約十二世在二戰期間,他也致力於推動人們一起走得更近,達致和平。

我親身見證了這事,也見證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先後在波斯灣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期間促進和平的努力。他確實是出色的外交家!他不僅僅接觸各國大使,更派遣兩名特使,分別會晤美國總統喬治.布什(George Bush)和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看看能否達成某種和平協議,以及化解當時局勢的方法。對我來說,方濟各的作風亦一樣。他正展示教廷對世界和平的強烈渴望。

這是外交的目標嗎?

我還想說的是,教廷設立外交機構的原因,是為了追求和平。教廷外交一直非常重要,過去現在都在全球各地得到認同,因為它超越國家利益,有時候國家利益很不尋常。梵蒂岡外交關心人類的共同福祉。

你曾提及若望保祿二世與前波蘭總統萊赫.瓦文薩(Lech Walesa)的聯盟。你認為甚麼是教會要推倒的新柏林圍牆?

我認為,今天的重要目標顯然是在這多極的世界所存在的多樣性中謀求和平。現在已沒有昔日的「陣營」,卻有不同的強國;不同的國家勢力已冒起,所有問題都源於此。我們曾經對和平與幸福充滿盼望;我們又認為,分隔共產陣營和西方陣營的柏林圍牆和其他傳統的牆垣倒下後,世界就會和平幸福。但事實並非如此,繼而出現的是恐怖主義問題。

所以我認為,要推倒的圍牆,就要努力促使各方達成一致,為所有人的福祉而共同努力。將大家的分歧匯聚一起,使之成為整個人類的優勢,而非分裂的導火線。

教廷國務院在這一切事上有甚麼角色?

教廷國務院必須檢討自身存在的目的,因為環境已經改變。以前曾有奧斯定.卡薩羅利(Agostino Casaroli)樞機在冷戰時期不同陣營之間所做的歷史性工作,包括針對東歐國家的「東方政策」(Ostpolitik),更不用說對人權的維護。但現在的事情複雜得多。

作風已經改變……目標也改變了嗎?

沒有。我指的是,國務院的存在方式必須重新思考,但目標卻有所改變。至於重大挑戰,我們必須跳出正在影響全世界的相對主義。目的是解決分歧。

如果沒有一個共同的平台,如果沒有一個連繫我們眾人的客觀真理,那麼我們在尋找彼此相同之處時將困難得多。這個共同的平台是所有幅度的人性尊嚴。那不僅僅是個人、社會和政經等幅度,也包括超性的幅度,讓人類看到自己是按照天主肖像而造成的,肖似天主,並視天主為他們的泉源。

教宗也是這樣看的嗎?

教宗方濟各在多個場合強調,這是尊重人權、尊重人類和人類尊嚴,以及和平共處的最堅實泉源。

你出任教廷國務卿後,會否為和平而採取更堅定的全球外交攻勢?

這是複雜的問題。我留意到教宗方濟各的建議為國務院的工作帶來推動力,而外交運動亦已建立。我希望我們會繼續這工作,因為我們在國際外交舞台上比其他教會和宗教有優勢。我們必須加以善用!

怎樣善用這優勢?

運用這些工具,而非讓它們擱在一旁。我們必須一如梵蒂岡外交的慣常做法,對此加以善用,尤其在危急的情況時。外交應以人類福祉為目標。不過,我也想強調,我完全聽命於教宗。

為達致上述目標,天主教會否擔當更核心的角色?

為了謀求人類福祉,那是肯定的。我們會盡量善用已有的工具,即大使之間的網絡,以及與國際組織之間的連繫……。

有些梵蒂岡通訊員一直指梵蒂岡地緣政治不會受到重視。你有何想法?

你也清楚知道,我個人並不希望外交成為矚目的頭條新聞。我希望外交工作更有效率。我們並非在爭取人心。誠然,我也不認為我們當中有人有這樣的希望,除非這帶來影響。我們應牢記福音的話:「不要叫你左手知道你右手所行的。」(瑪6:3)

帕羅林總主教,目前你有否直接參與敘利亞的工作?還是你像有些人所說的你正在觀察有關工作?

沒有,沒有,我還沒履新。絕對沒有。我將於十月十五日上任。在那之前,我會依靠天主的助佑繼續現時的職責。我在委內瑞拉有很多工作。不過,除了必須處理的細節和具體議題外,我相信盡量善用天主教會已有的工具才是重要的。這些都是能夠幫助世界的珍貴工具。

【完】來源:《Vatican Insider》,天亞社編譯。

“Diplomacy should have the good of humanity as its aim,” Parolin says

相關文章:

【評論】路漫漫其修遠兮──論帕羅林之任命與中梵關係

【評論】新國務卿:中梵關係的一個新時代?

教宗委任新國務卿,外交界及教廷同僚表歡迎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