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上海幾位主教帶給我的思考

標籤連結: , , , ,

29 August 2013

【評論】上海幾位主教帶給我的思考

上海東方明珠塔。〔網上圖片〕

從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馬達欽主教晉牧到二零一三年四月廿七日金魯賢主教去世,在這期間,上海教區一共四位主教,范忠良正權主教、金魯賢助理主教、邢文之輔理主教及馬達欽輔理主教。一個教區四個主教共存的局面,在中國教會是罕見現象。

范主教、金主教兩位老人在同年晉牧,一個合法一個非法,主宰這樣祝聖典禮的幕後操作者顯然不是不懂教會法律,而是刻意製造。

後來,上海有了年輕主教,但近些年邢主教忽然被歸隱江湖,本來有輔理主教完全可以繼承兩位老主教的衣缽,雖然輔理無直接繼承權,但由輔理變為助理主教再繼承的例子不勝枚舉。從這意義說,馬達欽主教的祝聖彷彿畫蛇添足,但當時產生這情況的原因大約是邢主教不被官方喜愛,而官方把希望寄託在馬主教身上。

一些和教會無關卻管理著教會的組織認為,中國教會缺乏主教,為了福傳,祝聖主教是當務之急。問題真的如此嗎?當然,主教是一個教區完整的標準,依這論述,主教的出現確實很有需要,但主教的出現和福傳有絕對必然的關係嗎?中國的確需要聖教廣揚,但多祝聖幾個主教就能讓中國成為福音大國,而缺乏主教就一定保證中國的福傳毫無希望?基督教並沒有主教,而且還教派林立,但他們的福傳不比天主教差且傳播得更快。福傳不景氣的癥結到底在哪裡?難道祝聖幾個主教就能完全解決?所以祝聖主教是為了福傳的說法完全是欺世盜名、蒙騙教會善良人士的理由。

馬主教晉牧致答謝詞時候說今後要努力專務福傳,棄絕和教會無關的職務。這是一個主教應該聲明的,既然祝聖主教是為了福傳,而馬主教也表示以後立志福傳,為何又完全錯了呢?馬主教這幾年「清閒」的「閉門思過」,不知道這個問題他想明白了沒有?不管他明不明白,反正我現在是沒明白。

四位主教中,我對范主教毫不認識也一點不瞭解,但其他三位主教,我感覺他們各有不同風格,因著他們不同的風格影響著上海教區甚至全國教會的格局。

很多人對金主教褒貶不一,但說句良心話,總體而言,金主教的一生還是算為教會鞠躬盡瘁的,他在壓力和信賴中妥善照顧著羊群,也為教會做了令人矚目的成績。他能老練的遊刃於教會和官方之間,並巧妙地處理兩者之間微妙的關係。能做到這一點的確需要超凡的智慧和勇氣,還要有不怕挨駡的臉皮。在中國這樣特殊的環境下,能做到這一點已經相當不錯了。

邢主教據說性格很怪異,但在靈修方面堪稱一流,據說他從不背後議論他人是非,而且對人和藹友善,做人低調,也沒有主教的架子,但對於教會原則問題當仁不讓,屬於「一碰南牆不回頭」的類型。所以這樣的人總是不容於這個世界,尤其是中國這樣特殊的環境。

馬主教我感覺更加老成。一般,在中國被選為主教的大都是被官方所喜愛的,馬主教在晉牧前估計也被官方看作是個希望,但忽然不可思議的在晉牧禮上把官方將了一軍,讓人大跌眼鏡。

他的勇氣和做法足以成為中國天主教歷史上永垂不朽的篇章,不過,筆者也曾經分析過馬主教在晉牧禮上的驚人舉動,他的表明立場或許也有「不得不表」的壓力。

首先,馬主教的祝聖前後,邢主教一直「歸隱」,而邢主教是典型的原則很強的人,他已經在教民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新的主教祇能比邢主教更加原則強,否則會更有壓力。

其次,邢主教已經做主教多年,肯定有鐵杆教友,而新主教的立場和處事方式如果與他有明顯出入,這部分鐵杆教友一定會排斥,而新主教的表明立場可以讓邢主教的鐵杆教友立刻把目光和希望投向新主教,支持他,認為他和邢主教是一樣棒的。再次,當時的晉牧禮很多神父修女沒參加,已無形中給了馬主教壓力,需要表明立場,否則以後的牧靈工作很難開展。

所以,馬主教的表明立場也有客觀因素推動,於是,他贏得了掌聲,當然讓自己也受到暫時的不順,但他真正贏得精彩,因為無論客觀還是主觀,都需要他的勇氣。這勇氣驚天地泣鬼神。客觀推動還是主觀有意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這一幕展現的氣節永遠存在天地間。

三位主教的不同風格都值得我們學習,因為無論哪種風格都是為了整個教會的發展更加美好,也都是「純樸如鴿,機警如蛇」的生活中所必須具備的。

__________

撰文:無心,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評論】平靜中暗潮洶湧的上海教區

【評論】金魯賢主教逝世後對大陸教會的再沉思

【評論】上海主教祝聖事件在拷問誰?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