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安樂死獲刑爭議中,教會忽視推廣臨終關懷

標籤連結: , , ,

16 August 2013

安樂死獲刑爭議中,教會忽視推廣臨終關懷

〔網上圖片〕

【天亞社.香港訊】日前武漢一老漢助患癌老伴沉江自殺獲刑,加上有新成立的協會推動「尊嚴死」,國內社會再次掀起對安樂死的關注。有教友認為教會對安樂死立場不會變動,與其參與爭論,倒不如推廣對垂死病人的臨終關懷。

該名老漢自身有三級傷殘,平時生活起居由妻子照料。今年三月妻子被診斷為癌症晚期,由於疼痛難忍但求「速死」,於是老漢帶妻子到江邊沉江溺亡。近日,武漢市地區法院裁定老人故意殺人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近年來國內多例助人安樂死獲刑的案件,如一一年廣州一男子購農藥助母安樂死被判緩刑三年;江西農民助好友安樂死被判刑兩年;去年湖北女子買老鼠藥幫癱瘓弟弟安樂死被判刑三年;重慶男子不忍母親受折磨助其安樂死被判刑三年。法院在判決上多認為主觀上非間接故意,不過仍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

與此同時,今年六月,生前遺囑推廣協會在北京成立,旨在通過推廣使用生前預立遺囑,倡導「尊嚴死」,即尊重患者意願或觀念,不再做延命醫療措施,停止治療任其自然死亡。

雖然武漢案例的主審法官丁新紅強調,該案跟「安樂死」無關,但事件卻再次引起社會對安樂死的討論。

教外人朱小姐說,人應該有自由選擇死亡的權利,安樂死應該合法化,這是人道精神。「不尊重當事人的安樂死意願,是對生命的殘酷折磨。」

教友劉瑪達肋納也認為,老人的要求和做法可以理解。她回憶十多年前看到親人身患絕症極大痛苦死去的往事,心酸不已。她對天亞社說,生不如死的疼痛遠比自殺難受,親人曾設法自殺。她說:「教會一味反對安樂死,這不是站在病人角度去想,病人的要求是減輕病痛,我覺得可以接受。」

中國仍未啟動安樂死立法,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員建議在部分城市試點實行。

然而,一些專家認為當前中國尚不具備實施安樂死的條件,一旦合法化可能會演變成「以法律之名,行殺人之實」的惡果,導致公民生命「被安樂死」,如病人疼痛難忍易作出錯誤判斷,又或不願或無能力贍養老人的子女,可能利用安樂死殺害親人。

在教會內,《天主教教理》明確指出:「直接的安樂死,不論有何動機或用任何方法,是結束殘障者、患病者或瀕死者的生命。安樂死在倫理上是不能接受的(No. 2277)。」

雖然許多大陸教友表示在教會內很少聽到教會對此類倫理話題的立場,但大多認同安樂死等於自殺,不能接受,並且希望神長們在允許條件下在教內外傳達教會的社會訓導。

教友金保祿說:「生命屬於天主,應盡力挽救,以任何理由去結束生命,都會使生命的尊嚴不復存在。」他認為,國內有些人鼓吹要活得有質量,這種說法實則是對生命的不尊重。為維護生命的尊嚴和人權,教會應該爭取話語權。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友指出:「很多主教、神父是不同層級的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和人大代表,必要時為正義發聲應該還是有機會的。問題是做與不做。」

然而,教友彭若瑟對天亞社說,國內神職人員受現實所限,難有機會向外界傳播教會的社會訓導。既然教會對安樂死的立場不會改變,與其參與社會爭論,倒不如積極投身為垂死病人提供臨終關懷的服務,彰顯教會憐憫之心。

年約卅歲的葉若望也注意到,很多堂區有煉靈會為亡者祈禱,但卻鮮有團體關注重病患者。他說:「很多病人都很痛苦,有機會應組織關愛團體,多些照顧和輔導他們,陪伴他們度過生命末刻。」

天津教區楊小斌神父二零一一年曾撰文指出:「在牧靈工作中,我發現許多垂暮者淒慘無助,臨死前無人照顧。在現實生活中,許多獨居老人靈性得不到有效關懷,信主一輩子,臨死時卻無人提醒照顧,狀況可憐。」

他說:「如何在堂區組織『臨終關懷』團體,讓每位信主的人,在臨終時有人陪伴,而不是孤苦伶仃,盡量避免他們在生命的末刻,因為失望而丟掉對永生的盼望,應該是所有牧人在牧職工作中所關注的問題。」

【完】

相關新聞:

大學生踴躍捐精,許多教友不知教會訓導

法院裁決醫院須移走植物人的維持生命儀器

【特稿】中國大陸堂區應該推廣「臨終關懷」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