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推廣全民閱讀的背後

標籤連結: , , , ,

16 August 2013

【評論】推廣全民閱讀的背後

福州教區玫瑰山莊圖書館「欽一齋」內景。

旅居上海的印度人孟莎美(Sharmistha Mophapatra)近日撰文《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指她觀察到中國人沒有閱讀的習慣,隨之在國內引起熱議。

文章指出,她在一班從德國法蘭克福飛往上海的航班上所見,大部分華裔乘客都祇顧埋首打電動或看電影,沒見有人閱讀,有別於她等候登機時看到大部分德國人安靜地閱讀或工作。

她對這個有悠久閱讀傳統的國家,現在的國人卻似乎有些不耐煩坐下來安靜地閱讀,感到可惜之餘,亦擔心微博和微信的太過流行,而塑造出祇能閱讀片段信息、祇會使用網絡語言的下一代。

一如所料,有不同人起來反駁她的觀點。然而,客觀事實在某程度上證明她所言非虛。

今年四月,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表第十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的結果。去年,十八至七十歲國民的圖書閱讀比率接近百分之五十五,人均電子和印刷圖書閱讀量為六點七本。

兩個月後,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在網上舉行「死活讀不下去排行榜」,有三千名讀者回應。結果顯示,中國四大名著均在排行榜前列十名,而古典章回小說《紅樓夢》更高居榜首。

排行榜的相關報告指出,有受訪者認為這些經典名著太長了,有些則認為讀物的內容無助於現實生活。

有教友就說,對四大名著沒興趣,不如青春偶像劇好看,而且像紅樓夢人物那麼多,也沒甚麼值得學習的地方。有教區報章的編輯表示:「大陸的讀書熱已經退卻,即使快餐閱讀也漸呈弱勢。」

據報道,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近日宣布,全民閱讀立法已經列入今年國家立法工作計劃,《全民閱讀促進條例》將在年底形成方案提交國務院法制辦。

官方統計資料顯示,中國去年出版了逾四十萬類讀物,比一一年上升百分十四,但同期國人閱讀量平均祇增加一本。

這數字在發展中國家也算低,更何況中國已晉身是出版大國之一。

以立法方式推動被視為私領域的閱讀行為,難免會被網民質疑,調侃他們會否因為沒有讀足夠的圖書而被判刑。

據廣電總局的解釋,草擬條例主要是因為國民平均閱讀水平低於世界文化強國,需要採取有力的推進保障措施;未成年人閱讀狀況不容樂觀,極待改善;國民閱讀公共資源和設施不足、不均衡;閱讀內容良莠不齊,需要積極引導和扶持;以及全民閱讀工作缺乏統一規劃、組織保障和經費支持。

回顧歷史,文化大革命後,改革開放政策為中國的孤立處境劃上句號。很多人渴望博覽群書,一方面是當時沒有太多消遣娛樂,另一方面是希望認識到真實的世界。

今天,很多原因引致民眾不讀書或少讀書,其中一個因素可能是嚴格的出版審查制度。試想,如果那些並非我想閱讀的書刊,我又何必費時失事呢?

然而,我們應記得文革對中國文化和道德所帶來的巨大禍害。年輕一代確實應多閱讀從中學習,尤其從歷史書籍中,鑑古知今以明辨對錯。

文革也正正是民眾被強迫閱讀和背誦《毛語錄》的時期。當一些政治觀察家近來把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偏左的言論與毛主席作比較時,我期望立法的原意並非要建立洗腦的工具,使百姓成為順民。

自願而有品質的閱讀才有助讀者建立良知,提高全民的精神面貌。

__________

撰文:方增,一位中國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評論】警惕教會內的「童話」教育

【評論】「孝敬」的法律需不需要?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