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大陸新聞不自由令香港政論雜誌銷量倍增

標籤連結: , , , , ,

7 June 2013

大陸新聞不自由令香港政論雜誌銷量倍增

香港報紙攤檔售賣的中國政論雜誌越來越多。

【天亞社.香港訊】細心的香港人經過報紙檔或連鎖便利商店的雜誌架,不難發現近幾年本地出版的中文政論雜誌大幅增加,由十年前不到五本,到現在隨時能找到約二十本。

踏進互聯網年代,當大家談論印刷媒體可能會死亡,香港政論雜誌的數量卻越來越多,而且售價比一般娛樂雜誌貴兩、三倍,插圖也不多。這個逆潮流而行的現象,究竟反映了甚麼?

兩年前在香港創辦、本月起改為網上月刊的《陽光事務週刊》社長陳平指出,這是因為人們現在身處變革難明的時代。變革的需要越來越迫切,「難道人們還能夠不關心時政、還能夠歌舞昇平?好像萬事太平一樣嗎?」

自這塊英國殖民地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國統治以來,市民對民主選舉的訴求日益強烈。北京政府也面對國內政制發展與經濟增長不協調的困局。

一九八七年創刊的《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同樣認為,中港兩地是「命運共同體,同命相連」,大陸發生甚麼大事情就會給香港帶來影響,即使香港人本身政治冷感,也不得不關心。

他續說,此外,這與國內存在出版限制也有關係,再加上偷窺慾的人性弱點,「大陸越封閉,越打壓新聞自由,讀者就越有興趣想知道內幕,形成非常大的反差」。

「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執行總編輯陳小平表示,政論雜誌市場是由國內的保守與開放兩股力量所催生。他解釋,保守力量是指現在中國仍然有數之不盡的出版限制、思想與言論禁區;開放力量是指今天中國不再閉關鎖國,百姓出國成了家常便飯,能夠買到海外出版的政論雜誌。

明鏡集團於一九九一年在加拿大創辦,總部現設於紐約,旗下有八份雜誌、五家出版社。

陳小平對天亞社說,政論雜誌如雨後春筍,說明國人對政治事務並不冷淡。在豐衣足食之後,他們對政事的興趣正在上升。此外,當今中國背景下的改革與革命言論興起,也對政治雜誌市場的出現構成推力。

《前哨》雜誌社長劉達文對天亞社說,香港逾三分之二人口都是五十年代從大陸來的政治難民及其後代,「他們多有家國情懷,想中國進步,成為正常的國家」。

香港政論雜誌浪潮主要有兩次:一九八零年前後,國家改革開放啟動迎來了第一次高峰,一直延續到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那十年間,有政論雜誌平均每期銷售五至六萬冊,「六四事件」前後銷售逾十萬冊。

劉達文說,「六四事件」後中共政局出現二十多年的停滯狀態,直至二零零七年習近平被確立為中共接班人,「為國人展現了一絲希望,期待他能帶領中國走出改革悶局」,因此帶來政論雜誌的第二次浪潮。

與香港一河之隔的中國大陸,對敢言及勇於批判的政論雜誌十分渴求,國人大多利用出入境的機會偷偷把書帶回大陸。

河北省一位天主教徒成衣商人對天亞社表示:「我每次到香港洽談生意都會把能買到的政論雜誌都買下來看。我還想找朋友代訂郵寄回家。」

陳小平指出,現在送一瓶酒、一隻錶遠遠比不上送一本禁書,它已成為上層社會一個非常好的禮品。「帶手錶回去,是炫富;帶禁書回去,是炫智,會感覺很過癮。」

劉達文觀察到政論雜誌擔當了傳遞政治信息的角色,讀者從中瞭解中共的政治局勢,中共政要也希望從中瞭解社會形勢,「因為大陸官場和民間同樣信息閉塞,所以近年香港政治書刊成了大陸官場送禮的重頭戲」。

此外,金鐘認為,除了當權派和分析家會參考政論雜誌的內容,另有部分大陸讀者的想法跟雜誌一致,但是不能把意見發表出來,「我們就做了他們的代言人」。

對於小道消息繁多,如何核實資料,這些資深新聞人都認為分析和判斷力最重要。

陳小平說,這些能力既是新聞人與生俱來的,也是在複雜多變的新聞信息市場競爭中訓練出的。他舉例說,明鏡集團連續準確預報了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和十八大的最高層人事布局,有人說這是因為有人提前洩密,「這種看法有點簡單化了」。

他說,誰能成為中共中央常委和進入政治局,「大體有些章法,這需要分析能力,而最終有那麼幾個可進可不進的人誰能『入局』,這需要新聞人的判斷力」。

金鐘也認為經驗最重要。他對天亞社說:「你對大陸、共產黨、中國社會瞭解得越多,你的新聞也就做得越好,而且判斷力也會強,人家一說甚麼,你馬上就可以判斷這個話差不多了,或者根本不用理他。」另外,遵守遊戲規則也同樣重要,「不能夠說假話,如不方便可以不說,但是絕不能騙人」。

劉達文指出,很多小道消息都不可信,祇能欺騙那些對大陸不夠瞭解的人。然而在國內想通過官方部門核實消息是「絕無可能。有些敏感消息即使是真的,他們也會否認,所以主要靠專業判斷」。他不諱言在核實過程中仍會不斷碰到困難,例如一些人物的派系背景很難確定。

對於生存空間,他表示,八、九十年代本地主流媒體對報道大陸新聞並不重視,祇有一家設有「中國版」,甚至除了傳統左派報章,沒有一家媒體在大陸設有辦事處或常駐記者。西方主流媒體及通訊社「紅鬚綠眼」的記者,更不可能在敵情意識濃厚的大陸採訪到「獨家新聞」,因而成就了「老牌」雜誌在八十年代繁榮的基礎。

劉達文說,現今幾乎所有本港報章都開設了中國版,市場開始萎縮,「《前哨》如今是此類雜誌的第一位,也不過每月銷售三萬本而已」。

他坦言,創辦於一九九一年的《前哨》雖沒有生存之憂,但要長期保持質量是很大的壓力。

金鐘同意銷售雖受影響,卻不至於沒有空間。他說:「在香港祇要認認真真、負責任的去關心國家的事,不管你的雜誌是左派還是右派,都會有它的影響力,有它的代表性。」

陳小平認為,政論雜誌的生存基礎就是大陸沒有新聞出版自由,加上每年出入境的內地旅客逾億,是個很廣闊的市場。不過,從禁書的角度來看,情願它們「不再有生存價值」,期望中國自由化。

他指出,如果哪天「禁書」市場不存在了,政論雜誌的市場會更大,因為在某種意義上,中國是當今世界上少數「還未被開墾的政治雜誌處女地」。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ong Kong gets an appetite for Chinese politics

相關新聞:

家庭與社會責任的抉擇令中國良心犯痛苦

中國教友網民對網絡實名制提出質疑

香港傳媒工作者認為新聞自由倒退

中國人權發展需要行動多於計劃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