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甘偉霖神父:改革教廷猶如把果凍釘在牆上

標籤連結: , , , ,

15 May 2013

【評論】甘偉霖神父:改革教廷猶如把果凍釘在牆上

瑪利諾會甘偉霖神父。

在教宗方濟各的領導下,我們期待其中一項舉措將會是嘗試改革教廷。教宗委任了來自全球八位樞機就改革提出建議。

早於十六世紀特倫多大公會議,教會已就教廷內追名逐利、貪污腐敗及濫用權力等問題尋求解決方法。正如「教廷解密」及很多當下情況顯示,我們在廿一世紀仍然在尋找解決方案。

天主教會經過五百年的時間嘗試改革中央行政卻不成功。人們希望「八人行動組」比以往其他人更能有效地對抗根深蒂固的特殊利益,可能是過分樂觀的想法。

教廷最徹底、因此可能是最有效和最必要的改革,莫如廢除教廷。大部分教廷聲稱屬於本身權力範圍的事,可以及應該由區域、各國及各地主教團,以及主教和教友會議處理。有些工作根本無須由教廷處理,祇不過是官員自找而且不必要的工作,以消磨時間直到領取退休金為止。

幾個世紀以來,梵蒂岡官場侵佔了多個無需和不該由他們處理的職能。禮儀文本的翻譯甚或撰寫、宣告婚姻無效、解除神職人員的聖職等,都應當屬於舉行這些禮儀、見證這些婚禮或祝聖這些神職人員的團體的權限之內。

但是,在一個充滿既得利益的機構內,這樣的全面改變是不可能發生的。

退而求其次,就是把教會的行政職能遷離羅馬。

中世紀及文藝復興時期,歐洲所有知識分子不僅看得懂拉丁文,還能說和寫拉丁文。據悉,著名學者鹿特丹的伊拉斯謨(Erasmus of Rotterdam)說的拉丁文,比自己祖國語言荷蘭語更好。當時說拉丁文的梵蒂岡行政當局能夠找到的人才數目,有整個歐洲教會那麼大。官員不受地域限制,以拉丁文獲得消息、想法及意見。

今天,教廷的語言是意大利文,它一向被稱為「不純正的拉丁文省方言」,差不多祇在一個細小國家流通。能夠以這種語言工作的人才限於意大利人、從移民雙親身上學到一點點意大利文的非意籍人士如教宗方濟各,以及為了方便在教會、餐廳或時裝行業工作而學習意大利文的人士。

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並非開始向三歲小孩教導拉丁文就可以恢復昔日模樣;而是挑選一種或更多世界通行的國際語言,發揮昔日拉丁文作為教會行政語言的功能。這樣,教會能夠再次吸納全球的人才、知識、資訊及經驗,無須局限於某個國家的本土神職人員或追名逐利之流。

可是,這個改變不能止於語言上,而必須在地域上作出改變。一位朋友曾經表示,梵蒂岡應該重置在活火山的山腳。否則,「每天早上,他們打開在羅馬的窗戶,見到『永恆之城』。沒有迫切性」。

教會既然聲稱要全球化,便必須全球化。換言之,一如聯合國,教會的主要運作必須在總部以外,位於通訊、國際運輸及全球化氛圍有利於效率及更廣闊視野的地方,例如紐約、布魯塞爾、內羅畢、香港、雅加達、里約熱內盧、莫斯科、倫敦,及更多更多地方。教會的辦公室若座落在這些地方,比在羅馬更能運作暢順及接觸到全球天主教徒及其他人所面對的境況。

我們在「教廷解密」學到的是,所有辦事處放在同一地方,員工均來自同一文化(不論是本土或採納的文化),並不保證他們之間溝通暢順。相反,他們的類同似乎助長鬥爭、中傷及掩飾。

因此,把普世教會的行政辦公室分散在世界名地。如果我們能夠說服官員利用現代通訊工具,那麼行政部門之間的協作溝通將有可能改善。顯然,溝通不會惡化。

除非羅馬教廷的教會行政集權化告一段落,否則天主教會的管治方式仍會繼續落伍過時、效率不彰。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及一九九一年蘇維埃聯盟解體,顯示這種管治方式是行不通的。

這樣的改變是否不可能發生?不。有可能發生嗎?不。但我樂意看到自己在這點上是錯誤的。

__________

撰文:瑪利諾會甘偉霖(William Grimm)神父。甘神父現為天亞社主筆,長駐於日本服務。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Reforming the Vatican is like nailing jelly to a wall

相關文章:

梵蒂岡官員籲冷靜回應教廷改革的傳言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