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罪過、罪行與孌童癖

標籤連結: , ,

21 February 2013

【評論】罪過、罪行與孌童癖

本文作者邁倫.佩雷拉神父。

天主教徒以最少三個方式看待過失,而每個方式分別對應社會在不同時代的主流觀念。然而,所有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亦與困擾教會的孌童癖危機有關。

在中世紀社會,宗教擁有強大的影響力,犯錯就是違反天主的律法、冒犯天主、犯了罪。

昔日的天主教倫理神學扭盡六壬,嘗試把罪過分為「大罪」、「小罪」,或僅僅是偶然過失。

大罪使人靈魂的恩寵狀態喪失,不得領受聖事,祇能通過辦告解,從司鐸處獲得罪赦。懺悔者在死亡時若有未獲赦免的大罪,則應受地獄永火。

世世代代的天主教徒從小就接受這樣的教導。他們即使生活在現代世俗社會,觀念已被「聖事化」,即被灌輸一種基於重複、焦慮和代禱的虔敬行為。

但隨著社會逐漸變得越來越世俗化,法庭取代教會決定甚麼才是錯誤行為。犯錯不再被視為冒犯天主的罪,而是對抗社會的犯法行為,也就是罪行。罪行越嚴重,懲罰就越嚴厲。最兇殘的罪行判以死刑,有時候要受酷刑;對輕微罪行則判處監禁或罰款。

然而,法律學中浮現的主要問題是犯罪者的罪責。自從弗洛伊德的出現,人們對「自由選擇」的正確性存疑。在這方面,現代的社會科學發揮作用,尤其是社會學和心理學。

由於人們對罪犯應否承擔罪責(以至道德責任)提出疑問,因此今天犯錯被視為(精神、情緒或性格方面的)疾病,而非有意識地選擇做錯事。犯罪者因而獲得復康治療;如果治療無效,有時候需要終生與社會隔離。

讓我們把上面所述的應用於神職人員的孌童個案中。

過去長久以來,性罪行在天主教會內基本上被視為冒犯天主的罪行,因而需要痛悔、告明和悔改。性罪行不被視為罪行,所以無須像罪行般向世俗世界的權力機關(如警方)舉報,然後由他們採取行動。當中,整個社會幅度完全不存在。

事實上,如神父等「受祝聖者」向警方或國家法律自首,在以前會被認為有失尊嚴。神職人員過往「凌駕」這一切。

這是為何許多有孌童癖的神父屢次輪流找不同的聽告解神父辦告解,而且一直得到匿名制度的掩護。

孌童癖神父不但不承認自己的過失為罪行,僅僅視之為冒犯天主的罪,其中很多人甚至不認為那是需要專業人士協助的疾病。當涉及性的時候,天主教會便陷入在否認的文化中,更遑論就這問題考慮進行公開討論。教會當局乾脆對此加以禁止。

畢竟,就性和獨身義務作公開討論,會完全摧毀男女修道人士世代以來為自己所塑造的「天使般純潔」和「獻身生活」的形象。正如教會歷史學家加里.威爾斯(Garry Wills)形容,這是名副其實的「欺騙架構」。

對神職人員孌童癖的分析,按目前的條件,也應用於神職人員對教會內的女性包括年輕婦女、已婚婦女和修女的性剝削。這就像龐大的地下污水池,從沒有得到教會當局的承認或接受,更遑論以公義、恰當和透明的方法處理。

印度國內近日有關保護婦女免受性侵犯的輿論,會否影響天主教徒的態度?這尚待觀察。

__________

撰文:邁倫.佩雷拉(Myron Pereira)神父,耶穌會士,在印度孟買擔任媒體顧問。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Sin, crime and pedophili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