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從分裂到寬恕的合一運動

15 January 2013

從分裂到寬恕的合一運動

本文作者羅宏達。

已婚的朋友常以一道冷笑話「告誡」將要結婚的朋友,問他們知否如何避免離婚:「不結婚,就不會有離婚」。在我看來,這祇是一種消極的逃避。而基督徒今天談合一,就是因為曾經分裂過,現在要積極的修補。

在剛過去的周末,我參加了由天主教香港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舉辦的基督徒合一生活營,與三十多位來自不同傳統和宗派的基督徒一起探訪教會機構、交流和祈禱。

周六早上,神師簡潔而有系統地給我們講了《瑪加伯下》中為亡者獻祭的由來,以至教會在十六世紀因贖罪券問題而再次分裂。他又說,耶穌基督的受難犧牲一次而永久地拯救我們脫免永罰的同時,也邀請我們賴天主的恩寵,為受暫罰的教會作補贖。教會後來教導我們以形哀矜的七種愛德行動和神哀矜的七樣功課作淨煉。

神哀矜的其中一個功課是「為生者、死者祈求」。神師笑說,為煉靈奉獻彌撒祇屬「一招中的半式」,但贖罪券威力之大竟足以分裂教會。

其餘的六招還有解人疑惑、教導愚矇、勸人悔改、安慰憂苦、恕人侮辱和忍耐磨難。我這個滿月便受洗的教友,還是三十年來第一次聽到這些「武功」,覺得有點慚愧。

不知何故,我突然想起了上海的馬達欽主教,以及其他被限制履行牧職的中國大陸神長。與其消極地說他們的處境未能讓他們耍出首四招,不如感謝天主賜給了他們非凡的信德和望德,讓他們透過忍耐磨難,默默地為教會的分裂作補贖。又何況他們以極大的愛德寬恕了一些「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的人」,並好像隱修士般更專注為將來受同一審判的生者、死者祈禱。

同日下午,我們分兩組外出參觀。我的那一組先後參觀了由聖公會於一百一十年前開辦的聖士提反中學,以及上世紀三十年代嘉爾默羅赤足女修會同樣在赤柱建立的隱修院。

中學校牧劉力偉(William Newman)牧師和我們分享了一個故事。他說,校舍在日軍佔領香港期間曾被用作收留戰俘的牢房。近年他接待過一批來自日本的交流生,其中一位學生在聽過二戰的故事後站了起來,鞠躬說要為他們祖先所作的事而道歉。

日軍侵華對我們民族所造成的痛苦,可能有助我們瞭解羅馬教會在十字軍東征時為東方教會所帶來的傷害。即使「罪不由己」,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仍是跪下來向正教會的兄弟姊妹求寬恕。

請不要著眼是誰發動十字軍,誰策動了二戰,或是誰引致中國教會的分裂。相反,我們該撫心自問,我們是否有剛毅的勇氣,為教會曾在軟弱時犯下的過錯而作修和的使者?

我這個神功根底脆弱的人,還未學會其他招式。除了為生者、死者祈禱外,我想,我可以做得較好的,應該是自學會《天主經》以來便懂得的一招:「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不是哪位高人、主教的教導,而是耶穌親自囑咐我們要身體力行的祈禱。你願意接招嗎?

結婚並不是離婚的起點。離婚,是因為雙方失去了當初的愛。基督徒未能合一,不是曾經分裂的縫隙太大,而是還有很多基督徒到今天都沒有放下自己,坐下來好好的聽聽別人想說甚麼。

__________

撰文:羅宏達,香港教區一位青年教友,活躍於泰澤祈禱及合一青年聚會。

【完】

相關文章:

【評論】香港合一運動求同存異的體驗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