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從馬達欽事件反思中國大陸主教牧職

標籤連結: , , , ,

31 December 2012

【評論】從馬達欽事件反思中國大陸主教牧職

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資料圖片]

從一九四九年開始,中國大陸教會就陸續出現了許多困難。伴隨著一系列的政治運動,教會中出現了各種不正常的現象──「自選自聖」、「地上」和「地下」教會團體。而從最近上海教區馬達欽主教被政府以「一會一團」(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名義撤銷批准書的事件來看,更讓大陸教會多了幾分憂愁與無奈。

中國政府從一九七八年政策調整,到今年已過了三十個年頭,然而其對宗教的控制變得愈加收緊,壓縮了天主教的生存空間,折射出執政者的執政意識,也暴露了在無神文化下產生的道德危機。

主教是宗徒的繼承人,由宗座任命,可是,在特色社會主義的中國,黨的權力無限膨脹,它的手伸向了教會,覬覦教會的人事任命,束縛了教會的活力,同時,也使得主教無法完整實現他的訓導職務,更不可能就一些事件表達教會原則和立場。

現在,黨通過其代理人——「一會一團」公然篡改了主教聖職的授予禮儀,讓接受主教聖職的神父們的良心處於不安,為以後的祝聖禮埋下了地雷,使天主教成了一個祇有喘氣卻沒有生命力的團體,成為它們的傀儡,失去了先知角色。

主教根據教會的信仰,在合法祝聖之後,擁有聖化的職務,他以自己的祈禱與工作以宣道和聖事聖化教會。

然而,在大陸的主教,政府讓他們參加了一些政治組織,譬如出任政協委員,每年要N次參加會議,與其說參政,更好說被統戰,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會議,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佔去了相當時間,並沒有為教會發展解決甚麼大問題,卻讓一些當地教會團體把主教看成是政府官員。

筆者認為,與政府的必要溝通是應該的,主教可以委派合適人選做其代表出席會議,領會精神。這樣主教可以全心投入自己的牧靈工作。

主教因著有效合法的祝聖,享有教會給予的管理權,鑑於中梵關係沒有正常化,主教對教區的管理,常常受到政府進一步干涉,特別是上海祝聖一事,足以說明事態的嚴重。

就目前的中國教會狀態,在中梵建交以前,羅馬和北京都不宜用批評和過激的行動處理問題。上個月,教廷萬民福音部部長向北京政府釋出善意,對話固然是好事,可是,一廂情願地去依附,終究不會有好的進展。

中國不僅是一個以無神論為意識形態的政府,更是實用主義的政府。現在,北京政府沒有甚麼國際大事需要主持,也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舉辦了奧運會,為北京來講,與梵蒂岡建交,並沒有實際物質利益,同時更因為他們認為,前蘇聯的解體和宗教有著很大關聯。故此,讓政府不插手天主教會的事務,在其理念和實踐上都不會甘心,因為黨要領導一切。

現在,陷入中梵關係的理不順的中國教會,要想保持天主教的本色,必須低調行事,馬主教的祝聖足以表明這種需要。上海教區在中國特別有影響力,從邢文之主教的無聲消失到馬主教的祝聖,可以說是羅馬對北京的讓步並沒有收到效果,反使北京對主教任命佔有了優勢。以後由誰來出掌上海教區,都會帶來更大的挑戰和麻煩。

任何一位大陸主教公開效忠羅馬,都不可能改變目前的現狀,反而會亂了陣腳。這方面亟需耐力和牧靈智慧。

另外,更要在建交的談判前,做一些必要準備,最好能在教廷高層設立研究中國文化的部門,為一些重要的宗座部門設立中文秘書,不僅僅是一個委員會。不懂得中國文化,是不易和中國政府打交道。同時,加大對神父修女的培訓,擴充名額。

在理念上,羅馬和北京都自以為完美,這一點讓這兩個擁有人數最多的團隊領導減低了合作的可能性,如果中梵能建交和中國教會得以正常運作,則需要來自聖神的牧靈智慧。

__________

撰文:一線天,中國大陸一位神父。

【完】

相關文章:

【評論】馬達欽主教應該享有自由嗎?

【評論】牝雞司晨──評馬達欽主教批准書被撤

【博文】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