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想做神父和做了神父的感想

標籤連結: , , ,

27 December 2012

想做神父和做了神父的感想

圖片來源:互聯網。

我六歲時看見過神父做拉丁彌撒,就喜歡了。每當神父伸開雙手祝平安,就覺得好神聖和偉大。回到家我身披毯子,學神父舉起雙手去給予祝福。當時我真的好快樂,就這樣喜歡伸開雙手去祈禱。

可是,媽媽見到不高興,告訴我:「你不要學神父這樣做,這會褻瀆聖事,小心你的手落不下來。」她的提醒讓我再也不敢模仿,但心中仍潛伏著這樣美好的動作。

直到我十八歲那年,父母急著給我找對象。不知道為甚麼,雖然時常想到這是人生應該走的路,但總覺得這條路不適合我。本著對抗父母的命令,我選擇了出家。

談起出家,常常有人跟我說「你是洋和尚」。很多不瞭解天主教會的人,都這樣稱呼我們修道人。

自修道之初,我的生活、思想、行為好可愛,每天都在天主聖化中進行。那時的我對世事不甚瞭解,更不知道過多的善惡,每天祇知道修行,使自己更好。記得有神父告訴我:修道如初,成聖有餘。今天回想起來,真是如此。

一九九八年是生命中一次轉折,我進了大修院,修院學習讓我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從一個一無所知的人成了「半成品」。「半成品」這個詞不是謙虛,的確如此。我感謝修院和教區對我的栽培。六年慢慢地過去,成功地拿到一紙畢業證,但是心中還是很茫然不知所向。

畢業後,我並不滿足於自己的學識,貪婪地吸收知識,使自己難以停下來去想想最初的使命和意願。二零零四年,我進了一所外語學院,不知道是外文字母吸引我,還是驕傲作祟,為了能掌握英語,我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去背誦和看書。半夜從雪地裡回家,鞋履滿是雪水。不知道為甚麼,還是那樣的堅持。

我曾問過自己──不是想當神父嗎?這與學英語有關係嗎?帶著這樣的問號,我繼續深造之路。就這樣到了零五年,那一年我很痛苦也很悲傷。痛苦的是我成了沒人要的孩子,悲傷地走修道的路。我曾經大哭,曾經一個人在草地上望著天空,想要對主說:「因為學習英語,你不要我了嗎?」

我還小,不明白人生競賽怎麼會對我不公平。別人可以求學深造,為甚麼我不能?我帶著自傲、不服的心理硬走自己設計的路。第二年峰迴路轉,我冒險地走在求知慾的路上,出國、學習、回國。

我依然孤獨任性地走在自己一無所知的路上。明天將如何,我不知道,有沒有未來也不是我真正關心的。我祇知道我想當神父,我要努力。長達四年的奔波和痛苦的流離,如同以色列民充軍一樣的生活,讓我無法忘懷。

二零一零年,我遇到了生命中的一個好人,他給了我教會的溫暖與應有的尊重,也是他的決定使我更加堅定走在聖召的道路上。他安排我於同年十二月十三日祝聖為執事。

那一天,我喝醉了,醉得甚麼也不記得,唯一有點印象是──我哭了!哭得眼淚不知道流了多少,祇感到自己太委屈了。十三年來沒有肯定地走過來了,我哭到不知道甚麼時候不再有眼淚了。就這樣,我接受了自己。

這不是結束,僅是開始。我要當神父還有一站,還需要努力。迷茫、無知充斥著我。偏偏在我感到人生如意的時候,信仰要考驗我。面對信仰的原則性,我又能說甚麼呢?我祇知道打從出生,我就是天主教徒,要履行我的責任和義務。我不會妥協,不會出賣自己的信仰,更不會用自己的靈魂做抵注。

請原諒我!為了自己的夢想和完成天主的使命,我要做出決定。痛苦不僅折磨著我的身體,也糾結著我的心靈。前方沒有保障、沒有安全、沒有許諾,沒有人同意我離開,我還是背著自己的心願祇為了信仰原則,離開了你們。

在心裡,我是多麼想留下來,那時我祇想不斷地重複地唱這句歌:「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天主像試探亞巴郎一樣再次給我考驗。我最終決定──走!走到他早已暗中給我安排的地方,長達兩年的執事生活,沒有讓我放棄當神父的念頭,反而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念。

今年五月母親節,我離開了實習兩年的地方,背起行囊,義無反顧地走到天主指給我的陌生地方。這需要的是信賴。如果我不是從小就在天主懷抱長大,我可能早就跑了,在這樣的考驗下不再堅持了。我慶幸自己被天主深深地吸引著,為了當神父這個夢想而沒有放棄。

九月份我寫了晉鐸申請,萬沒想到的事情又發生了。我的身體跨下來了,血糖高得嚇人,血壓也升高得每晚都不能入睡。每當夜闌人靜,我都很怕,怕死在床上,怕在罪惡中離開這個世界。箇中痛苦祇有自己知道,父母離我很遠,又不能告訴哥姐,因為他們遠在千里之外,怎麼能幫助我?反而祇會令他們擔心和牽掛。

面對這一切痛苦,我當作祝聖神父之前獻給耶穌的禮物。這個禮物真不好製造呀,每晚在孤獨懼怕中度過。直到有天,一位主教對我說「不要怕,一路靠天主」,我才找到一點點力量。

在朋友們真誠的祈禱下,終於臨近祝聖的時刻。祝聖之前,有幾次我覺得身體快要頂不住了。一想到死,就很擔心,因為我的夢想沒有實現。多少次我在問自己,是不是天主不喜歡我了?是不是我強迫祂接受我?是不是我沒有這樣的聖召?

不少疑問在腦海中出現,但我熱心尋求,鼓勵自己別怕,相信天主會安排一切。天主,我愛你!我會讓你喜歡我!我今生跟隨你,認定了你。每晚在岷江邊上我手拿念珠,嘴裡一遍遍地唱:「當我認識你,那一刻起,我的心都交給了你。」熱淚在黑夜裡從臉上流下,心總是酸酸的。那一段時間,我唯一需要的就是天主的力量,哪怕得到一點點,都會感到無比的高興和幸福。

有人說,在痛苦中是天主背著你走。主,請你幫我!從六歲到卅三歲這一刻,你知道我沒有放棄跟隨你!為了愛你,我頂風冒雨走下去,哪怕是死。痛苦、無助、孤獨、死亡、病痛都在威脅著我,但是沒有甚麼能阻擋我鐵定的心。

就這樣,我迎來了晉鐸之日。我甚麼也沒有,沒有錢,沒有事業,祇有我的經歷和痛苦,喜樂和擔憂。主,我不強求安慰,若這一切為了成全我,就讓風雨再次重來吧。因為你當年也是背著十字架,死在十字架上。我還有甚麼可抱怨的呢?

今年十一月三十日,我等待了廿七年的日子。十幾年的學習,近二百個月的深造,五千多個日日夜夜的跟隨。每一點一滴的努力,每一步坎坷的道路,每一個念頭的出現……所有艱辛都沒能阻止或打消我跟隨主的信念!我成為一位神父了。

近一個月的神父生活,我唯一的感想就是,當有罪時,我很內疚,愧對天主的召叫,愧對教友的信賴,更愧於傳達天主的恩寵給人。聖化自己需要面對現實,克制自己,常常祈禱,不斷感謝。此時我祇想說:過去我沒放棄,現在我沒放棄,將來我也不會放棄做一個好神父!

好神父的品質是盡職盡責、不貪錢、不好榮華、不圖享受、不愛好讚美、真心對人、尊重人、愛人、喜樂、對天主永保信心、希望和愛。如果還需要更多品質,就讓我慢慢發現吧!

­__________

撰文:賢龍愛主,中國大陸一位今年剛晉鐸的神父。

【完】

  • 这篇见证,给我很大的鼓勵。我沒有放棄帶领我·的儿子想做神父祈祷,只求主派遣圣神帮助他在信仰路上能走的稳固。

  • Paul Chen

     

    謝謝這位剛進鐸的神父的分享﹐謹以下列拙作﹐供大家共勉﹕

     

    仄起五言絕七陽韻

    苦架心甘背﹐ 鞭刑情願嘗﹔

    捐軀贖世罪﹐ 泛愛牧群羊。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真光普世照﹐ 主愛萬川流﹔

    報效無他徑﹐ 唯分苦架憂。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救恩照普世﹐

    主澤耀千秋﹔

    愛廣贊天地﹐

    我傳頌悠悠。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天恩拯世罪﹐

    主愛解千愁﹔

    救贖情深重﹐

    我將何所求﹖

  • Paul Chen

     

    謝謝這位剛進鐸的神父的分享﹐謹以下列拙作﹐供大家共勉﹕

     

    仄起五言絕七陽韻

    苦架心甘背﹐ 鞭刑情願嘗﹔

    捐軀贖世罪﹐ 泛愛牧群羊。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真光普世照﹐ 主愛萬川流﹔

    報效無他徑﹐ 唯分苦架憂。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救恩照普世﹐

    主澤耀千秋﹔

    愛廣贊天地﹐

    我傳頌悠悠。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天恩拯世罪﹐

    主愛解千愁﹔

    救贖情深重﹐

    我將何所求﹖

  • Paul Chen

     

    謝謝這位剛進鐸的神父的分享﹐謹以下列拙作﹐供大家共勉﹕

     

    仄起五言絕七陽韻

    苦架心甘背﹐ 鞭刑情願嘗﹔

    捐軀贖世罪﹐ 泛愛牧群羊。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真光普世照﹐ 主愛萬川流﹔

    報效無他徑﹐ 唯分苦架憂。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救恩照普世﹐

    主澤耀千秋﹔

    愛廣贊天地﹐

    我傳頌悠悠。

     

    平起五言絕十一尤韻

    天恩拯世罪﹐

    主愛解千愁﹔

    救贖情深重﹐

    我將何所求﹖

  • 同勉: 任它狂風暴雨,我自定然無改追随吾主
             唯恃聖寵恩澤,一己卑微畢生志爲忠僕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