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牝雞司晨──評馬達欽主教批准書被撤

標籤連結: , , ,

23 December 2012

【評論】牝雞司晨──評馬達欽主教批准書被撤

上海教區馬達欽輔理主教。〔資料圖片〕

上海馬達欽自七月七日祝聖主教並於當天下午被軟禁至今已有五個月多了,約三十位主教及五十位其他成員十二月十二日在北京出席「一會一團」(中國天主教愛國 會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八屆二次常務委員會會議,一會一團作出了撤銷對馬達欽為上海教區「助理主教」的批准書,以及撤銷他在一會一團內各項職務的決定。

毫無疑問,這項決定將在「中國天主教笑料史」上增添下新的一筆,作為鬧劇被人們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談一直流傳下去,直到世界末日。

這項決定在網絡上激起了教民的公憤,紛紛指責一會一團越俎代皰的荒唐。教廷萬民福音部秘書長韓大輝總主教隨後也發表了聲明,在指出該決定無效的同時,重申了萬民福音部部長斐洛尼樞機不久前在香港教區《鼎》雜誌第167期發表的文章中對馬達欽主教的支持。

眾所周知,一會一團是一個和抗日戰爭時期「維持會」(日軍在中國淪陷區內利用漢奸建立的臨時性地方傀儡政權)同一性質的組織,他們不可能也不敢有自己的骨氣與主張,祇能為了自身利益而仰嗅主子的旨意而行事,偶爾太出格了,主子為了平息民憤,他們還得陪著笑臉挨上一記倍感冤枉的耳光。事實上,這次他們是不得不作出這項撤銷決定的,因為之前他們發出了批准書,所以本文題目《牝雞司晨》不單是指他們這項撤銷決定而言,同時也包括他們曾經作出的一切決定。

我們指責一會一團關於撤銷馬主教任命的決定,但卻忽視了對其任命主教的指責。實際上他們撇開教廷的任命,私自炮製一套對主教祝聖的有關規定及祝聖禮儀已是地地道道的裂教行為。教廷與國家對於主教人選的選擇應僅限於事先的磋商,一旦選定後,祇能由教廷發出唯一的任命狀,任何其他組織或個人的所謂批准書不僅是畫蛇添足,更屬大逆不道之行。

對於一會一團此舉,境外的中國教會觀察家警告,政府認可的主教團若阻止馬達欽主教行使主教牧職,有可能違反教會法。甚麼叫有可能?他們發出任何一份主教批准書時早就違反教會法了!

再說,一會一團在乎過甚麼教會法嗎?或者說,在他們眼裡教會法還是個玩藝兒嗎?當初那位事後被絕罰的雷世銀在教廷事先再三警告的前提下仍然選擇接受祝聖,在其祝聖禮上他不是也宣誓要忠於伯多祿的繼承人嗎?連眾目昭昭的謊言都可以用來作為主教祝聖的宣誓詞,他們還有甚麼不要臉的事情做不出來呢?

那三位被公開宣布絕罰了的偽主教,至今哪一個不在執行他的主教職?這幫愛國會的魑魅魍魎們還能稱為有宗教信仰者嗎?天主、教宗、教會,祇不過是他們欺世盜名以謀個政治神職的舒適位子的招牌罷了!相對於「政客」這個名詞而言,可以稱他們為「教客」。

從自馬主教發出辭職聲明那一刻起,他已完成了天主賦予他的最大使命,以後能不能正常行使牧職已不是很重要了。短短幾分鐘的聲明,已猶如一記驚雷在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時候炸響,我們甚至可以稱此聲明為「中國良心」而毫不誇張。他所起的作用甚至超過了相當多牧者一輩子不息的擂鼓聲。

我們知道,主教祝聖禮的有效性來自主禮的祝聖,為表達主教職不是孤立的,必須有共融的標誌,所以按教會法,圓滿的祝聖禮還應該至少有兩位襄禮主教出席。馬主教在祝聖禮上,已滿全了這個條件,至於他巧妙地回避了非法主教的覆手禮及未讓他領聖體,那是表明了他正直的良心,不願作出違反教會法之事。

同時,按教會法,所有共祭神職都必須兼領聖體聖血,那麼他未讓非法主教在祝聖彌撒中領聖體聖血,正是說明了他們沒有接納非法主教的共祭。換言之,那位非法主教在祭台上祇是花瓶,而非真正的共祭者。

他的辭職聲明也講得非常有智慧,祇是說明自己要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善盡牧職中,因此決定辭去愛國會的所有職務。但流氓說,叫你幹你就得幹,辭職也是罪!

中共十八大之後,以習近平總書記為首的新一屆領導人馬上以一副全新氣象打造出一系列親民之風。習近平剛剛結束的深圳南巡,不封路,不和地方官員拍大合影,不住高級賓館,滴酒不沾,親自打飯吃快餐,得到了國內外的好評。而愛國會此舉則大大敗壞了中國剛剛崛起的國際形象,不知道新一屆領導將如何看待此事?如果認同此種行為,那真的很遺憾,祇能說明中國政府還無法真正做到宗教信仰自由與宗教寬容。民眾信仰不自由,精神不自由,那離大國還是很遠的。

至於上海教區很配合地撤銷了馬主教作為浦東總鐸區總鐸和唐墓橋露德聖母堂主任司鐸之職,並停止他的神父職務兩年,也同樣令人哭笑不得。參加一會一團八屆二次常務委員會會議的主教們及其他成員也好,上海教區也好,誰都不要以迫於壓力而自我安慰,在大是大非面前,選擇緘默與妥協絕對是無可推諉的罪行,更何況是表態同意,哪怕是違心的!

信仰不是屬世的政治行政,而是屬靈的,將來必須面對天主的審判,如果有人敢否認這一點,那他的信仰便是作秀、是欺騙!誰又能說罷馬事件不是一起宗教事件而是一起政治事件呢?身為牧者,甚至頂著「合法主教」的頭銜,卻充當政治打手迫害忠貞主教,祇為求得一己之安逸,如此奴顏,如此缺鈣,如此無原則,還有何資格作群羊的牧者?

謹以包拯的一首明志詩作為本文結尾:「清心為治本,直道是身謀。秀幹終成棟,精鋼不作鉤。倉充鼠雀喜,草盡狐兔愁。史冊有遺訓,無貽來者羞。」

__________

撰文:鍾觀,中國大陸一位神父。

【完】

相關文章:

一會一團通報確認撤銷馬達欽主教批准書

中國信徒譴責主教團罷免馬達欽主教

【博文】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評論】將軍拔劍南天起──評上海輔理主教祝聖事件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