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對大陸天主教信仰淡化的一點反思

標籤連結: , ,

29 October 2012

對大陸天主教信仰淡化的一點反思

身為大陸天主教的一介草根族,筆者自從被天主召喚,來到他親自建立的教會後,就一直沒有停止反思信仰。至於反思的根據,則是筆者所接受的八年神學院培育,以及天主給我預備的眾多信仰經驗。

我還年輕,不會說話,請鼓勵和批評。我相信,所以我要不斷地反思;我不斷地反思,是因為我相信這份信仰非常有價值和意義,能夠帶給我更豐富的生命。這份信仰,我在努力保持;這場好仗,我還在拼搏;屬於我的那個冠冕,不知道主放在何處了?!

面對中國天主教近幾年發生的一些事情,筆者一直在思考我們的希望在哪裡?我們最基本的問題是在哪裡?這些問題有渉及教會高層、神學院、不同問題的教區和堂區,以至教友,層出不窮的出現,沒有甚麼新鮮事了。我每天都會為此而動用大量的腦細胞,來祈禱問上蒼。因此,我非常喜歡《Tell me why》(告訴我為甚麼)這首英文歌,每每能夠向上蒼表達那份誠摯的祈求。

前年參加了一個避靜,在幾天的時間裡,我考慮的都是我們所面對的希望曙光在哪兒呢?!我首先把希望寄托在天主教的最高層,梵蒂岡的教會高層人員。雖然他們一直在努力,但是仍舊無法擺脫掉人性的有限性,找不到盡善盡美的處理方式,甚至還遭受不少怨言。身為一介草根,筆者更是無法接觸到這些高層,所以希望的出現還是沒法帶給我內在的安寧。

梵蒂岡高層不能用大陸的思維方式,來理解中國天主教所面對的問題,我們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們沒有在我們所處的環境中像我們一樣的生活過。那麼,我們就索性把希望寄托在那些和我們一樣生存在這片土地上,而且很多人都出去留洋鍍金的大陸天主教高層吧。事情好像也並不那麼簡單,因為我們很少聽到和見到他們為信仰所做的見證和流血,所以在有限的幾個人出來堅持教會立場的時候,讓很多人都很激憤,原因也許就是別人做出了教會要求而他們卻一直沒有做到的事情。

更有甚者會以為那些為了教會信仰原則而忍受失去自由的人,是大可不必的,是可以靈活一點保全自己;而且是兩全其美:一方面可以更多的服務教會,還可以得到當權者的喜悅。事實上,此種靈活已經毀掉了不少人對教會立場的堅持態度,成就了不少渾水摸魚者。此種世俗人所倡導的生存之道,在我們面對信仰原則的時候,是不能適用的。

今日中國教會內被絕罰的主教人數,是中國天主教歷史上的頂峰。面對教廷這樣嚴厲的警告和教會法律的嚴厲懲罰,他們根本就拿著不當回事,這還是教會的牧人嗎?信仰已經不是放在可以為此犧牲一切的最前端了,而是可以自欺欺人的平安生活。

為了生存,我們忘記了牧人為了甚麼而存在。前段時間,某地的神長因為堅持教會原則,被暫時威逼恐嚇,跟踪監視。在很多教友恐慌之餘,筆者也替他們擔心。不過,筆者覺得這為他們來說,身體雖不自由,心情雖然沉重,但是站在信仰的角度來說,他們是該喜樂的,因為他們堪當為主的教會忍受痛苦。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犧牲信仰,信仰犧牲。

在很多教友認為神聖而純潔的神學院和修女院,也並不是讓人省卻擔心,因為就是從這些地方,培育出了大陸天主教大量的教會高層。留學鍍金回來的,也沒有幾顆綻放金光的。在某院,十年河東曾有反對非法主教的壯舉;十年河西,也有點名命令修生為非法主教褻瀆彌撒聖事來染指的敗家之舉。

由於沒有接受更多的神學培育,一些修女對於教會的信仰原則,並不是那麼清楚,她們怎麼能帶領教友?至於修院裡的一些領導,實際上成了誤人子弟的榜樣,不停地考驗著修生們對於修道的信心。引人跌倒的人和事,是免不了的,但是那些人是有禍的。最後我們再來看看廣大的教友,他們對於教會的信仰普遍缺少認識和理解,更別提成熟的信仰了。

在這裡,筆者祇想提出父母對孩子信仰培育的情况。從孩子出生,一直到長大,我們花費了多少精力和財力來培育他們的信仰呢?我們提供給孩子足夠的吃喝開銷,來滿足他們的需求,可是有沒有滿足他們內心對愛的渴求,對天主的渴求呢?信仰究竟在我們的教育中佔有多大的分量呢?

如果我們沒有把這份美好的信仰保持,傳給了孩子,那麼,這將令我們一生蒙上羞恥。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他們如果連天主都不接受,還能接受誰呢?等你年老不能邁步,拋棄你不顧的時候,你就祇能有後悔的份兒了。

在某教區舉辦的大學生夏令營中,參加者列舉自己的價值觀,結果令筆者大吃一驚,因為把信仰列在前面的沒有幾個。十個也沒有,五個也沒有,可憐呐,可憐呐。

從以上提到各個方面的一些事情,讓筆者越來越看不到教會的希望所在,因為筆者妄圖寄托這樣的希望在一些人身上。

在人身上沒有這樣的希望,最多也就是分享了我們希望的根源的一點點而已,並不是希望的根源。我們大陸天主教的希望祇有在天主那裡,沒有另外一個可以帶給我們這份希望的。至於天主帶給我們的希望所在,筆者也不甚清楚,但是堅信天主突然射出一箭的功效。

筆者覺得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重新在乎這份從宗徒傳下來的信仰,用心用精力用時間用物力來讓信仰成為鼓動我們豐富生命的核心。一份成熟熱情的信仰建樹一個成熟的教會團體,成熟的教會團體帶來一個正面的信仰見證,正面的信仰見證帶來天國讓人看得到的臨在,成就天主的工程。

我們為了信仰需要捨棄很多,而不是為了很多而捨棄信仰。我們祈求上蒼,讓大陸的天主教找回自己的希望所在,點燃那份激情。

__________

撰文:一個聲音,中國大陸一位執事的筆名。

【完】

  • Rogge0708

    笔者的观点,我赞成。但是,我们要刨开问题看问题。今天的中国教会,信仰是危机,并不是很好的局面。也正如你的文章所指“信仰已經不是放在可以為此犧牲一切的最前端了,而是可以自欺欺人的平安生活。”这样的一个教会,还有多大的可信度给别人呢?在今天的中国青年身上找信仰,简直困难呀?父母的不负责,司铎人员的不尽职,造就了这一切的发生。

  • Joel

    無疑,這是一個呼唤先知和聖者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生命見證的時代!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已經,或正在蒙召来回應這一呼唤:
    ——上主,唯您有永生的眞理,失去了它人不過是行尸走肉,還能在哪里找到平安和喜楽,生命的眞正意義呢?
    ——上主,您知道我爱您; 我在這里,請坚固我,請賜我熱血聖者的勇氣,智慧,和力量!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