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聖體年會幫助亞洲人民認識耶穌的真實臨在?

7 October 2005

斯里蘭卡天主教新聞工作者韋甘寶(Hector Welgampola),曾於一九八七至二零零一年間出任天亞社執行編輯。以下是他對聖體年對亞洲教會的意義的看法:

斯里蘭卡山城康堤的美景舉世聞名。幾十年前,當地的意籍主教在西方籌款時,一名熱切的聽眾請他列舉該市最美麗的景色。

伯爾納鐸.雷尼奧(Bernard Regno)主教回答說,最美麗的景色,就是「領聖體後回來的茶園工人」。

這位具聖德的主教,是西物斯德本篤會會士,於一九三六至五八年間出任康堤教區主教。他輕聲笑著回憶上述事件,向筆者重申亞洲教友對聖體聖體的持久信德,以及他們非常有名的聖母敬禮。他在一次火車旅程上,向筆者憶述類似的傳教經驗,期間一直撥弄手上的唸珠。

很多年後,當筆者看到朝聖者無聲地湧入法國露德的大殿,猶如小溪蜿蜒地穿過聖殿時,這位傳教士的話在耳邊迴響。朝聖者虔敬的準備和習俗充分證明他們是亞洲人──中國人、菲律賓人和以印度人為主的南亞人等。

有些人拿著鮮花,一些則手持長蠟燭──顯然是作謝恩奉獻。聚在祭台前祈禱的人,有些伸開雙手誦唸《玫瑰經》,也許是感恩或祈求。其他人則低聲地吟誦《聖母德敘禱文》。

一對南亞夫婦緩慢地從大殿入口跪至較早前舉行彌撒的主祭台。女的手抱著嬰兒,男的緊握著一束蠟燭。筆者想,他們面容散發的異常喜樂,相信是滿懷幸福之情感謝能成為父母的恩賜。

隨著筆者反省早期亞洲基督徒對聖體聖事的信德及對聖母敬禮的故事,時間像是靜止了,直至改革後,傳教士後來為他們找到肥沃的土地,讓天主教傳統植根。

傳教士亦大大促進教友忠於教宗,使教友放棄聶斯多略派和敘利亞禮傳統,還避免了「改革教會」在後來的進襲。

的確,聖母敬禮與本土特質同時發展,有很多對母親的膜拜在中國和印度文化是根深蒂固的。然而,儘管人們對聖體聖事持久的個人敬禮,教會未能分辨出它作為團體聖事的全部潛力。

這是否解釋了出現聖體敬禮與聖母敬禮相連的情況?這趨向相當明顯,尤其是二千禧年期間,一些亞洲國家選擇在聖母朝聖地舉行聖體大會。

很多為慶祝聖體年的盛事也集中在聖母朝聖地舉行,如台灣的聖體大會在萬金聖母聖殿舉行;越南的大會在羅雲聖母朝聖地舉行;緬甸大會在良禮彬市的露德聖母朝聖地舉行。數周前,天亞社報道,在巴基斯坦瑪利亞馬巴德舉行的首屆全國聖體大會上,聖母敬禮甚至成為禮儀的中心。

緬甸、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等國家,也將聖體年活動與聖母大會或慶節安排在一起。菲律賓教會在慶祝聖體年的同時舉行聖母年,由去年的聖母蒙召升天節開始,至今年慶祝教宗宣布聖母始胎無染原罪信理的周年紀念日閉幕。

的確,這樣的結合或有助增加教友公開展現虔敬和熱心,甚或如一些牧者過於簡單地形容為對聖體敬禮的顯示。但是,盛況也有它的負面。把聖體聖事化作聖母敬禮的附庸,會繼續把耶穌限制為聖母聖龕內的「隱藏生命」。

幸好,即使在這些聖體盛會中,一些地方教會嘗試鼓勵教友發現這聖事與日常生活的關連。去年,天亞社曾報道一些類似的恩寵時刻。

例如,孟加拉和越南的聖體年活動,促使教友傳道員在使徒工作上作見證,而在印度和菲律賓舉行的學習課程,令一些聖職人員和修會會士進一步投身於以耶穌為中心、為窮人服務的職務。即使祇是小行動,但小小的恩寵也能泛起漣漪,正如耶穌所做的一樣。

隨著聖體年結束的慶典展開,地方教會團體可以寄望於這種以人為本的行動。假如這一切行動幫助我們明白聖體聖事是基督的真實臨在,深化我們的宗教情緒,即亞洲人對到處充滿天主的臨在的信德,那麼,它們就是隱藏的恩寵。

【完】(譯自天亞社英文新聞AS8972.1361期2005年10月3日)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