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忙碌的退休生活有助重新使主教職發出光芒

5 March 2004

斯里蘭卡天主教新聞工作者韋甘寶(Hector Welgampola),於一九八七年出任天亞社執行編輯,直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退休。以下是他對主教退休的見解:

《天主教法典》要求每位主教在七十五歲退休。這規定適用於所有教區的首牧,包括樞機在內。

若這項退休規定早在一九五八年生效,那麼當年七十六歲的安日洛.龍卡利(Angelo Roncalli)樞機,即後來獲選的教宗若望廿三世,前途便會很模糊。他後來召開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又會怎麼樣呢?

年齡的規定顯然不是絕對的。若某位主教對個別地方教會極重要,那麼,現年八十三歲的教宗可以不讓他退休。現時就有兩位七十七歲的主教領導孟加拉教會。

不久以前,巴基斯坦教會召回一位畢生在海外服務的退休司鐸回國,委任他領導一個主要的總教區。

困難要有適當的方法解決。例如在中國,維持信仰比完全遵守法典更為重要。即使在台灣,八十高齡的單國璽樞機仍然領導高雄教區。

菲律賓天主教主教團主席費爾南多.卡帕爾拉(Fernando Capalla)總主教說,即使在他那個教友佔多數的國家,祇有很少「合適的候選人」能接任主教。

在古老宗教發源地及政治變化莫測的亞洲,天主教徒往往是少數,因此其領袖要有智慧和耐力。在熱帶國家,七十五歲亦未超越個人的極限。

幾年前亞洲主教團協會討論此課題時,據稱有些亞洲主教表示,在西方,七十五歲可能是適合的退休年齡,但我們這裡不是。

據當時在曼谷出席會議的一位與會者說,有主教甚至建議可以選擇在六十五歲退休,他們認為這樣有助準備較年輕的候選人晉牧。祇有少數主教敢於挑戰這意見。

在九四年,當了十四年主教的五十七歲印度穆札法爾布爾教區若翰.塔庫爾(John Baptist Thakur)主教要求退休,未獲接納。他在六十二歲那年再度提出要求,同樣未獲接納。他現年六十七歲,仍當主教。

然而據該教會人士說,有少數人因健康理由以至人事關係提出退休的申請則獲得接納。決策者擔心要面對領導層正在崩潰或醜聞等問題,都導致其他主教提早退休。

在亞洲地區,至少一百位主教因為退休或辭職已不再擔任職務,其餘有廿六位主教已年屆或超過七十五歲,另外四十二位將在未來三年達到退休年齡。

無疑主教職的任務繁重,身心疲累,應該休息。但是他們當中仍有人適合做較輕鬆的工作,有些人可能願意透過新的角色分享他們的經驗和智慧。

退休可以讓一些長期忙於行政重任但活力充沛的主教有空擔當先知角色,退休也可以開展個人神恩的潛力,如治癒和祈禱的使徒工作。其他能幹的退休人士可以以寫作或以歷史學家身分,發揮所長,建設教會。

就像有一個亞洲國家已把其全國傳教辦事處委託給一位退休主教,有些退休人士可能仍有精力擔任主教團或委員會的行政工作。若他們負責一些全國或教區層面的兼職使徒工作,教區主教便有空履行緊急的牧民使徒工作。

但更重要的是,除了教會內的角色外,退休主教可以在社會上擔任具先知角色的資深教會牧者。一個突出的例子就是韓國的金壽煥樞機。這位接近八十二歲的退休漢城總主教仍活躍於與生命有關的工作,他的聲音亦被視為國家的良心。

菲國卡帕爾拉總主教最近提出需要善用退休主教時,可能考慮過很多可能性。過去數月有幾位菲律賓主教退休,另外十二人也可能在未來四年內退休。

亞洲教會會議後一些大人物已達退休年齡,當中有人具有繼續服務的能力和神恩,甚至可以在亞洲層面分享他們的專業和智慧,不排除在協會擔當領導的角色。

讓我們不要後悔教會沒有善用具先知智慧的領袖,如印尼三寶壟教區猶思定.達爾莫尤沃諾(Justinio Darmojuwono)樞機。這位敢言的樞機據說因健康理由,在六十六歲那年退休,其後祗是當有名無實的堂區司鐸,直至差不多十三年後逝世。

也許在亞洲這個滿是智者與古魯的古老大洲,能夠恢復圓滿司祭職當中永恆的先知潛能寶庫。

【完】(譯自天亞社英文新聞AS5740.1277期2004年2月26日)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